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Now That I Am in Madrid and Can Think C22

都是作者的锅!不接受人生约谈。

Relationship: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Author: anonlytree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9553/chapters/1284412


Chapter 22


2019年4月

 

“Enzo还是Boucheron?”

 

“长的那个。”Stevie爽快地接道,他感到有十足的理由相信Alex早在两周前就决定好了哪副耳环搭配为晚上精心挑选的小黑裙。

 

Alex站在在客厅巨大的更衣镜前,似乎在掂量他的回答,直到最终的裁决证实了Stevie的猜测。

 

“我爱你,宝贝,但你也该坚持把你白天的工作做到最好吧,”她欢快地哼着歌,把Boucherons 的耳环丢回了他们小小的天鹅绒盒子里,“Lilly,你愿意去开下门吗,亲爱的?”

 

“你都已经知道是谁了,他几乎都住在这儿了。”不出所料,传来了生硬冷淡的回答,尽管Lilly-Ella还是拖着她穿着牛仔碎布和黑色紧身裤包裹的双腿穿过了一片混乱的门厅。

 

“哦,看啊。是Uncle Chubby[1]!”

 

她努力克制自己想要翻个白眼的冲动,因为她可不是什么青少年肥皂剧主角,该死的,尽管她穿着脏兮兮的牛仔裤还有手绘黑色T 恤。

 

“你好呀,亲爱的!(*西班牙语:¡Hola, cariño!)”Xabi挂着他最迷人的公关微笑,带着一阵淡淡的香根草的微风,经过Lilly-Ella。定制的西装和光可鉴人的礼服鞋不出所料一尘不染。“我有样东西要给你,别做出Gerrard式的那副撅嘴表情。”他随意地说着,递给她一块黑色正方形的东西。Lilly-Ella立刻认出来这是一张黑胶唱片,上面用几不可辨的字迹潦草地写着她的名字,边上还有音乐使你心飞扬这样的陈词滥调,或者别的什么狗屎玩意儿。

 

“去你的!”她脱口而出,但她的嘴角背叛了她,“我还是很讨厌你,你应该知道的。”

 

“你肯定不会让黑键[The Black Keys][2]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吧?至少不能是恰好两周后Stacked Actors[3]就要来城里演出的时候……这一次可不是上学日的晚上。”Xabi狡黠地坏笑起来,从容地溜达进了客厅,亲了亲Alex的脸颊。

 

“你知道他可不被准许偷偷把你带进那些不严格执行未成年人饮酒禁令的破酒吧里,这是不合法的。周末晚上也不行。”Lilly的母亲提醒她。“她会克服这一关的,她对你的态度可是特别的。”她朝Xabi眨眨眼,Stevie抓住机会接过了话头。

 

“还记得以前每次Xabi来,你都抱着他的腿不放的时候吗?像只小猴子?你跟学校里的每个人说等你长大了你要嫁给他。”他煞是认真地说,因为那样折磨你情绪无常的青春期小孩真是太好玩了。

 

“我记得还有关于什么城堡的,是吗?”Xabi径直走向Stevie时回忆道,后者就要在跟右手袖扣的斗争中败下阵来。“我们会结婚,然后生活在西班牙的一座城堡里,记得吗?”他一边说,一边熟练地扣上了Stevie的袖扣。

 

Lilly-Ella失去了继续扮酷的坚决,但仍然尽可能无动于衷地应道:

 

“记得你胖得要命的时候吗?哦,是啊……那就是去年。”

 

Xabi看到Stevie努力不笑裂,无视了他和他的小鬼,向后退了两步,挑剔地把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个遍。

 

“你不能穿那件衬衣配这套西装。”

 

他的声明在Stevie听来就已经是最终判决了。

 

“早跟你说过了。”Alex小声抱怨道,把搭在沙发上撑得满半个衣橱没穿过的衬衣塞进了Xabi怀里。

 

“我说过了:Xabi不会允许你在代表俱乐部的正式场合事穿得像个会计,不是吗?”

 

“哦哟,这件衬衫有什么不好的?”Stevie用试图拼死抵抗的语气问道,但Alex的双手已经在忙着解他的领带了。

 

“哪儿都不好。”Xabi皱起了眉头,扫视着同样是蓝色的几件不同衬衣,目光停留在了一堆衣服中的最后一件,“我今天已经跟Adidas的设计师呆了三个小时了,要看着这些样式丑陋搭配不当的衣服,我的眼球已经够累了。”

 

尽管自己也中枪了,Steven还是大笑起来,因为他的脑海中已经生动浮现出了这些场景,他真的能感觉到球衣设计师在Xabi瞪视的目光下哆哆嗦嗦。他想象着Xabi在他梅尔伍德的办公桌里放着一枚巨大的滴着红墨水的印章,上面刻着大写的“驳回”,现在这枚印章就要猛戳在他的衬衣选择上了。

 

“好了。试试这件。”

 

“你任人摆弄得够惨啊。”Lilly-Ella咯咯笑起来,紧紧抓着她的黑胶唱片贴在胸前,努力无视她父亲的怒视。

 

 

“我看上去可真像个拉皮条的。”随后在车里,Alex给自己上完最后一笔妆的时候,他说。

 

“你会没事的,别慌张了,”她冲着她的化妆盒微笑起来,“你没有跟Xabi练习过演讲吗?”

 

Stevie做了个古怪的表情。

 

“是啊,他说了要用一个笑话开场。会很有用的。他知道我真他妈讨厌透了要在这种该死的闪闪发光的时髦场合发表什么演讲,但他还这么做,还组织举办了这个利物浦颁奖礼或者说你们怎么……就像一场化装舞会是我们结束这个赛季必须做的事。这甚至都不是他的工作,无论如何一个晚会跟足球战略、签下新球员能有什么狗屁的关系,我们已经为这些公关活动付了大笔钞票了。”

 

Alex知道在他喋喋不休的抱怨背后并没有一丝真正的怒意,于是她就让他一个人嘟嘟囔囔去了,她知道他最终能克服他的怯场的。在摄像师面前,她牵起了他的手,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当记者们把Stevie和Xabi团团围住,她退到了后面。Mr. 和Mr. Liverpool是明天报纸头条的保证,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体的。注视着Stevie的紧张情绪自进入教练模式那一刻起全然消散,Alex骄傲地微笑起来。

 

 

随后当他在狂热的掌声中站上演讲台,Stevie的目光直直射向了他们这桌,她甚至都不用去看Xabi几不可见翘起的嘴角,就确信无疑它们会停驻在哪里。

 

“我已经被问了很多次同样的问题,所以先让我澄清这一点。是的,今晚是Xabi帮我打扮的。他说真男人穿粉色。”

 

Stevie为他自己赢得的满堂笑声平息下去停顿了片刻,然后用渐渐坚定起来的语调继续说道。

 

“他很可能因为我告诉了你们这个而冷酷无情地谋杀我,但是……Xabi真的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他不仅组织了这次美妙的聚会,挑选了最棒的葡萄酒配搭今晚的主菜,会打扮自己,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之一,而且还是一个极有才华的讲故事好手。他好心为我翻译了几章他写的犯罪小说,嗯……你们得出门购买,但是……”

 

带着难以置信的笑声围绕着桌子此起彼伏,Stevie觉得站在演讲台勉强能听见的叽里咕噜的低语中就有Carra在抱怨每天都要忍受Stevie是一件多么能把任何人逼到想杀人的事。

 

“我只是个来自海顿的无名之辈,对文学批评一窍不通,我……所以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告诉Xabi,他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很多关于利物浦的点滴。我知道这是事实,俱乐部的每个人都想要……都希望Xabi跟利物浦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篇章尚未展开,因为他正身处他所属的地方。我们都知道他有多爱这家俱乐部,我们都因此变得更好,还有我自己……嗯……我甚至无法反驳那些伦敦报纸,没有Xabi的鞭策和决心让一切协作起来,确保我们日常虐杀那些伦敦球队,我每一天都会迷失。”

 

屋内是如此安静,意识到他们都是如此聚精会神地倾听着他说的每一个词,但Stevie甚至都不曾记得这些听众的存在。他的目光越过整个房间看向另一端的Xabi,搜寻着他听懂了的任何信号,当他确信无疑他听懂了,他什么都知道,他不会让任何数学或是统计学的东西作为推托挡在他们之间,Stevie继续补充道:

 

“在利物浦,我们曾很多次被击溃,我们,但是我们总能找寻到回到正轨的道路。所以Xabi,谢谢你,为了这两个故事……它们都远未终结。未来还等待着我们去书写。”

 

 

完。

 

注:

[1]Uncle Chubby,胖叔叔,没有译是因为Uncle Chubby和Uncle Xabi押韵比较好玩。

[2]The Black Keys,黑键乐队,来自美国的独立摇滚双人组合,Xabi推荐过他们的歌,还去过他们的演唱会。

[3] Stacked Actors,喷火战机乐队(Foo Fighters)的一首歌,嘲讽好莱坞生活。

[C1&C2]  [C3&C4]  [C5&C6]  [C7&C8]  [C9]  [C10&C11]  [C12]  [C13]  [C14]  [C15]  [C16]  [C17]  [C18]  [C19]  [C20]  [C21]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