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未完]Xabi Alonso国家报专访:当你离开仍会想念

  • 随便挑了点其中不是那么像套话的,实在太长了,谷歌大法也拯救不了了,错误百出,请不要转,要不要补完我也不知道,说不定过了明天再也不想搞了。

Xabi Alonso: "Hay que irse cuando aún te pueden echar de menos"

MANUEL JABOIS

Múnich 16 ABR 2017 - 14:43EDT



Question:随着年龄增长你学到了什么?


Answer:我27岁的时候想等我35岁的时候就会全身僵硬了。僵得动都动不了。“看看谁还会需要我。”我想。不过事情没有变成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学会了更好地理解和阅读比赛。每一次我都能更清楚地知道我们可以从哪里击破,哪些行动是有效的,哪些则不能。


Q:怎么知道抽签结果的?


A:我们结束了训练,在场地中央拉伸放松。Thiago, Carlo [Ancelotti]和我正开始聊天,有人从餐厅走出来站在阳台上大喊着:“马竞和莱斯特”。过了一会儿,又传来大喊:“尤文和巴萨”。我们还在说:“哦哟,他们又见面了……”然后突然:“拜仁和皇马!”Carlo和我立刻面面相觑。无需多言,一切尽在不言中。我们一起和皇马赢得了欧冠冠军。


Q:在加入皇马前,你本有可能去巴萨。


A:那个夏天,利物浦想要出售我,Rafa [Benítez]和Pep [Guardiola]有过谈话,在德国的时候Pep告诉了我。他告诉Rafa,他很喜欢我,我踢球的方式很适合他的体系。但他当时在一线队起用Busquets,他有了不起的素质。所以Pep选择了他,他没有错,他们得到了一名很棒的球员。


Q:用头顶撞。


A:这涉及到既是身体身体层面上也是战术层面上存在的莽撞冲突。但谁知道那一刻头脑中发生了什么呢?你本可以赢下它的,那是你最后一场比赛,但你在世界杯决赛中触了高压线,就像Zidane。那就是你为什么一定得在场上才行。你得体验你在场上的那种感觉。谁都不知道,直到他置身其中。


Q:Zidane曾经跟你们讲过关于那个的事吗?


A:没有,没有。他从没跟我们讲过关于这个的事。


Q:你有过这样的时刻吗?


A:很少,但还是有过的。我因为侵犯他人得了一张红牌,我真的非常后悔,所以再也没有那么做过。那是在冰岛踢的国家队比赛中,我踢了人,当时就想着:“你该死的做了什么,裁判没有看见你还好一点。”我瞄了一眼边裁想确认他也没看见,但我看见他在向裁判示意。比赛才踢了20分钟啊!我只能孤零零一人呆在更衣室里,听着外面发生的一切,我们1-0落后,我想:“我真是太孩子气了。”然后Andrés [Iniesta]扳平了比分,我狠狠拥抱了他,告诉他是他拯救了我。


Q:Iniesta不是唯一拯救你过的人。


A:不是!葫芦娃(Guaje [David Villa])在南非也拯救了我。在对巴拉圭的1/4决赛中,Iker已经扑出了一个点球,我们还没有进球,然后我们有幸得到了一个点球。我罚进了,但他们要求重罚。那几秒钟真的太糟糕了,你得回到原地,在你已经进了一个球的情况下不得不与自己斗争。“现在该踢哪里呢:是同一侧,还是另一侧,守门员在想什么。”我们都有那种感觉,这届世界杯属于我们。罚失点球让我很内疚。所以想想葫芦的进球。“你是我的英雄。”我冲他叫。


Q:Guti。


A:如果你想要在比赛中做出些不同的改变,那就交给他。他有一些令人失望的时刻,但他想要踢比赛,他就能让球场的气氛都提振起来。我和他只相处了一年。当他离开的时候,我说:“嘿,Guti,14号怎么样(我能拥有14号吗)?”“行呀,行呀。”他说。我喜欢14,而他已经守护它逾十载。你得尊重那些事情。


Q:有点费神吧,您有严肃冷淡的名声。至少,起初的时候。


A:但那就是北方人啊,不是吗?在利物浦,七十年代,一些比赛中,人们是用握手来庆祝进球的。Toshack会告诉你的。


Q:Toshack是那个很看好你的人。


A:Clemente给了我首秀的机会。那时我18岁,可能还非常稚嫩。赛季末的时候Clemente没有告诉我,而是找了我父亲聊了聊说:“要是我们把Xabi送去埃瓦尔,你觉得怎么样?”我父亲说那太好了。我那时正跟朋友们度假,买了一份巴斯克日报,突然在上面读到了“Xabi Alonso租借埃瓦尔”,我给家里打了电话,问:“爸爸,这是怎么回事?”他说没错,他跟Javi谈过了,他们都同意了。我想也挺好的,我在埃瓦尔呆了6个月,然后Toshack在皇家社会把Joseba Llorente和我召回了。



Q:一个很有性格的人,威尔士人。


A:威尔士人!我有很深的记忆,他有一种很讽刺的幽默感,只要他不是拿你开刀,因为不然他能把你整得很惨。他是利物浦的传奇。多年征战后在斯旺西谢幕,Bill Shanckly去世后那天斯旺西在安菲尔德踢比赛,他们让球队留在场上默哀,Toshack脱掉了他的外套,里面穿着的是他的利物浦球衣,踢比赛时他也穿着同一件。这真的很让人动容。


Q:你总是能长久地融入俱乐部。


A:总是。我发现那样认同你自己是很重要的。


Q:如今尘埃落定,没有困扰吗?


A:我有困扰,试图能找到一样能让我为之充满热情的东西,就像我一直以来对足球怀有的那种热情。我一直非常专注,尽可能地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分钟。但我知道这会发生,过去也曾是这样。我会想念它。训练,比赛,观众。这是可以预见的。

http://deportes.elpais.com/deportes/2017/04/16/actualidad/1492349822_734401.html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