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Now That I Am in Madrid and Can Think C18

Relationship: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Author: anonlytree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9553/chapters/1230537


Chapter 18

 

2009年3月

 

“Stevie……你还好吗?”

 

“不,我他妈一点儿也不好。你一直在故意这么做,”他低声用气息说,目光焦虑地射向他们兴高采烈的队友,他们总算能松一口气,交换着胜利的拥抱,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大大的笑容。

 

“做……什么?”

 

“你看着我的方式就好像你想要吃掉我。”

 

“但我确实想要吃掉你。事实上,我想要把你整个生吞活剥,只要我们一回到房间。”

 

Stevie脸上血色尽失。他们站着的地方离Iker Casillas字面意义上只有三英尺远,两秒钟前在他们走回球员通道的路上,他还带着同等的同情和宽慰拍了拍后者的背,Xabi低声哼哼的耳语正如野火从他的脖颈一路向下燃遍了他的脊柱。

 

他几乎听不见自己思考的声音,在淋浴器倾斜而下的水幕下,在Xabi嘴唇无休无止的攻击下,他身上了每一寸肌肤都绷紧了,但Stevie听见自己冲着天花板和足球之神发誓会在面对皇马的时候梅开二度,直到时间尽头,他有点可笑地想知道是不是每一个童年时代起便支持巴塞罗那的球迷都会在一场国家德比后这样激动难抑。

 

五月的时候,他将会看到Xabi向Kop挥手,手掌置于心口,Stevie的一部分依旧停留在八岁的时候,依旧嫉妒着,Ironside的每一次瘀伤和撞击都会想要当着他们的面带着令人不齿又不可避免的愉悦发出嘲弄。他会知道他们依旧满怀希望,同时他又感到仿佛Xabi已经离开整整一年了。

 

 

2010年4月[1]

 

“嗨……”Xabi冲着他微笑起来,Stevie的大脑花上了一点时间才跟上了他的眼睛,才能把Xabi穿着深蓝的开襟绒线衫,出现在马德里的一家酒店大堂里和现实的感觉联系起来。

 

他握了握Xabi伸出的手,就是那种友好又礼貌的力度,然后在看到Xabi打着手势示意时轻轻微笑起来,无论何时当他被某个很久不用的英语单词拌住时,他都会这么做。

 

Xabi谈论着他亲眼所见吸引了Pellegrino和Dave McDonough的马德里竞技中场的高超水平,直到他听到Stevie的声音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谈论,才意识到侍者正站在他的身后。

 

“他要一杯咖啡,不加奶,一块糖。”

 

他尽可能重新回到关于床单军团球员串联的话题中去,用盐和胡椒粉的调料瓶作为演示,在他灵活的手指下,它们就像是没有生命的Assunçãos和Jurados,在餐厅桌面的不透明嵌板上移动着,但是伴着血液加速奔涌过血管的回声,Stevie说话的音调依旧在Xabi的耳中回响着。

 

当他的皮肤泛红发烫的时候,Xabi苍白的脖子上的雀斑会更明显。Stevie颤抖的手指拉扯着他的衬衫,酒店房间里日光倾泄而入,他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另一方面,在他的腰胯和房门之间Xabi的身体是如此坚实而真实,当Stevie把他的鼻子埋进他敞开着的领口,他的气息如此令人陶醉,这场景就是他此刻想要愉悦地彻底沉溺其中的感官体验。

 

这不是说他们计划了……这个。也不是有谁期待着超过一条祝福好运的短信,又或者是一个电话……在一个休假的周末,Xabi登上飞机时,并没有期待着除了一个来自Pepe令人窒息的拥抱和梅尔伍德亲切偶尔有点下流的玩笑以外的东西。不知怎么的,等英式品脱大小的啤酒引起的眩晕散去,他已经成功得到了一切,还有几乎同时的,Stevie的手来到了他的腿间,但这只是意料之外的奖赏,真的。如果这不是成年人表达“我原谅你了”,“我最终会原谅你”或者“这他妈的太蠢太不公了,没什么好原谅的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得这么做”的方式,那还能该死的是什么呢?

 

这不像是他们知道自己正最后一次赤裸地躺在一起,Xabi的腿圈在Stevie身上。没有人计划到了这会以这样的方式的发生,它就这么发生了。

 

“他妈的啊(¡Puta madre!)”

 

Xabi抓着Stevie的后脑勺,贴着他的嘴角粗砺地喘息着。

 

“你已经忘了怎么用优雅动听的英语骂人了?”

 

Xabi在懒洋洋地试图推了推Stevie的肋骨后放弃了,他的身体落回到了扭得皱巴巴的床单上,双眼紧闭,皮肤上看得出仍因为余韵振颤不已。等他的呼吸恢复到了更平稳的水平,他的手掌抚过了Stevie身侧,仿佛在回忆起从前发现的点点滴滴。

 

“你太瘦了。”他说。

 

“我乘着该死的大巴横穿欧洲1200英里,你竟然还对菜单上有什么挑三拣四?”Stevie惨兮兮地轻笑起来。

 

“我真希望……要是我们有时间就好了,”Xabi掐断了他自己,因为他正陷入可笑的念头中,他知道。“Malasaña有个地方,他们做西班牙最棒的海鲜烩饭。你需要被好好喂喂。”他把手臂塞到了枕头下面,然后把头靠了上去。

 

“我确实没有想到你真的会喜欢一个内陆城市,说实话。”

 

“它自有它的魅力……”Xabi睁开了眼,“我想你会喜欢它的。它也会爱上你。”

 

“慢点,Mata Hari[2],Kaká会怎么说,要是他知道你一直试图伸进我裤子里来取代他,呃?”

 

Stevie的微笑还没浮上眼角。他转到身侧,他能看见Xabi眼睛上方的疤痕几乎已经消褪了,但在一道灼目的日光下,它的轮廓依旧存在。

 

“我很抱歉,你知道利物浦有多么……”

 

哦,操。他的声音真的不该像这样哽咽在喉咙里的。

 

“你觉得我没想过吗?”Stevie问,“就在最近他妈的几天前。事情就是……除了或许能赢得一个我好像也不是一直以来梦想着的联赛冠军……也没多大改变,不是吗?”

 

Xabi拇指抚过Stevie的下巴,希望能向他证明错了,但他知道他不能。

 

“另外……白色让我虚弱,”Stevie毫无信服力地说,试图说服自己他不是个懦夫。

 

注:

[1]2009/2010赛季利物浦在马德里备战与马竞的欧联杯期间,Xabi去酒店探望过。

[2]Mata Hari,以交际花的身份周旋于军政显要之间的一名双面间谍,Stevie这么叫Xabi是因为Xabi透露了马竞的信息。

[C1&C2]  [C3&C4]  [C5&C6]  [C7&C8]  [C9]  [C10&C11]  [C12]  [C13]  [C14]  [C15]  [C16]  [C17]  [C19]  [C20]  [C21]  [C22]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