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南德意志报Philipp Lahm和Xabi Alonso采访(下)

还是乱翻的,有的词找不到对应,在汉语中情感色彩偏贬义。

赶在小组赛结束前,flag齐了,看能中几个,反正我只剩塞内加尔了。

可能是德媒的原因,这篇你腿比较水,拉姆实在一点。


Philipp Lahm und Xabi Alonso im Interview (下)



你如何把这种精神传达给你的队友?

拉姆:在这种时刻不必用语言。在一支优秀的球队中,每个人都相信能取得胜利。作为队长,重要的是你如何表现。要记得Khedira在热身时受伤了。这是这样一场重要比赛前发生的极端状况。但我还是要与我的队友们一同站在赛场上,和他们在一起我经历很多,包括失利:Neuer, Boateng, Schweinsteiger, Özil, Klose, Thomas Müller。我们当时能感到这种信念,今天我们是世界冠军。当然我们也知道比赛会很艰难。阿根廷有三次绝佳的机会。但你总是需要一点运气。

阿隆索:我相信2013年左右的德国足球拥有三冠王拜仁,还有多特蒙德,处在它的最高水平。国家队教练Joachim Löw建立起了协同合作,这种合作引导他们赢得了2014年世界杯的最终胜利。

拉姆:对我们拜仁球员来说2013年欧冠的最终胜利和你们2008年在欧洲杯取得的胜利是一样的:在这样一场胜利后,你就是会相信你能赢下这些决定性的重大比赛。


2013年后,Pep Guardiola在拜仁的工作成果对德国国家队有怎样的影响?

拉姆:在2014年世界杯前,我们试图在国家队中注入一点Pep的理念。一场灾难!Pep的哲学是独特的,没有其他德甲俱乐部可以运用。你必须要每天进行这种足球训练。举个例子:当Pep刚来到慕尼黑的时候,我们在超级杯中输给了多特蒙德。随后,Pep分析了那场比赛,特别是训练了我们边后卫。如果多特蒙德取得了球权而我在远处,Marco Reus总是能跑起来,他总是有内切的自由空间。那就是他们取得进球的方式,左右交叉跑位。Pep决定:边后卫要向前压上进入中场,那里是多特蒙德的边锋伺机潜伏的地方……


为什么你们不能在国家队运用这一套呢?

拉姆:因为球员太不同了。以及教练需要每天讲解这种战术。它不是能在一夜之间起效的。可以看到拜仁的球员在与Pep合作后已经习惯了另一种理念。而另一方面,如果西班牙国家队的教练要从中下游球队中挑选一名球员,他总是会选择适应这种列位式战术的技术型球员。


Guardiola把你挪到了中场的位置上。那对你有什么影响?

拉姆:我觉得很棒!这为我打开了一个审视比赛的新视角。在十年中我踢的都是边后卫。能有一些新事物,这很棒。Pep的战术针对我的能力有非常清晰有序的布置,所以对我而言不是什么问题。但你也可以说:Pep用某种方式使用了我。


什么方式?

拉姆:他知道也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但他也向全队展示:如果队长接受被放在中场并且这种安排奏效了,那么他作为教练的工作就会轻松一点。我们经历了Jupp Heynckes手下三冠王的赛季,我们赢得了一切。很多球员并不会说:“太棒了,Pep改变了一切。”相反,他们问:“我们踢得很成功,我们为什么要改变?”不是每一名球员都是非常善于改变并且喜爱这种列位式打法的。

阿隆索:要做出那样的决定,你只有像Pep那样才做到。你必须很有魄力。


这种列位式战术的优势是什么?

阿隆索:你不必再去考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自然就知道了。当我得到球,我知道Philipp会出现在哪里,我需要做什么。你在训练中实践的时间越久,你就越能吸收理解这种理念。


我们刚才讨论了2014年世界杯。在巴西的这场大赛对西班牙来说是场灾难。

阿隆索:是的,或许对现在的德国来说是一笔很好的经验。


作为一种警醒?

阿隆索:我们赢得了太多,最终我们失去了饥渴感。我们太过放松了。在脑海深处,我们无意识地想:“我们是西班牙。”缺乏一种你如此渴望某种东西而不在意在巴西蹲踞一个月的兴奋感。日子是那么漫长,在一场场失利后,它们变得更加漫长了。

拉姆:在这种情况下,很显然组织是多么具有决定性,驻地营区的选择又是多么重要。这是德国足球卓越的成功之处。如果我们没能取得胜利,那绝对不是环境的问题。在巴西我们每天享受着Campo Bahia的阳光,还有驻地营区的沙滩。比赛间隙的气氛活泼愉快,注意力高度集中,立即投入下一场比赛的准备中。劳逸结合,平衡得当。

阿隆索:我们在南部的Curitiba。下雨,刮风,阴冷。


西班牙在2014年对阵荷兰的揭幕战中1:5输掉了比赛。

阿隆索:那还是在我们1:0领先后!在van Persie扳平比分后,一切都改变了。足球充满了理智、情感还有心理。保持状态,这是巨大的挑战——也是德国目前面临的。


很多欧洲球探都在讨论世界杯新人Timo Werner,没有谁比他更善于深入禁区,你同意吗?

拉姆:最懂得如何自由跑位以及跑向哪里的是Thomas Müller。

阿隆索:但是要办到那一点,Thomas需要靠近禁区。

拉姆:是的,门前20米或者禁区内。Timo Werner确实很有天赋,在合适的时刻深入禁区。我们有很多球员能在他们各自的领域控制好球;如果你拥有一名知晓如何深入禁区的球员,这是一种优势。

阿隆索:我很喜欢Gündogan。

拉姆:Toni Kroos坐镇中场。Gündogan或者Khedira将会位居其侧。


Kroos是球队中最重要的球员吗?

拉姆:Toni Kroos绝对是一名重要的球员。问题是:谁能和Toni配合好?2014年Toni和Basti Schweinsteiger搭档。这对组合很完美。在那之前Basti受伤了。在世界杯的开始阶段,他总是只能踢20分钟。直到最后,他才能踢满全场。但是我们总能信任他。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职责。Mesut Özil 在这届世界杯中饱受批评,但他是我们最重要的球员之一。你可以给他压力下的传球,他没有丢过一个。



让我们聊聊西班牙和德国之后那些位列世界冠军头衔有力竞争者的队伍吧。您认为哪支队伍拥有最多富有才华的球员:法国和巴西?

阿隆索:法国是个未知数。他们有很多个人能力出众的球员,但我不确信他们能否构成一支队伍。当然他们可以凭借才能解决很多。但你是否能对他们抱有信心呢?这些球员都非常个人主义。谁能像团队一样踢球呢?

拉姆:对你来说,哪支球队能打出团队配合?

阿隆索:三支:西班牙。德国。还有巴西。他们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也不再确信阿根廷能做到了。

拉姆:法国队已经有了Didier Deschamps作为教练,从他身为球员的经验中,他知道队伍是多么重要,他也确实做得很棒。


令巴黎圣日耳曼付出一亿八千万欧元的法国人Kylian Mbappé,能达到Lionel Messi或者Cristiano Ronaldo的水平吗?

拉姆:对于像Mbappé这样的年轻球员,我觉得关于他们未来已经想得太多了。他花费了一笔巨额转会费,但Leo Messi, Cristiano Ronaldo和Neymar如此有价值是因为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有多出色。

阿隆索:Mbappé有巨大的潜力,但他还没有准备好凭借一人之力创造和决定一切。他身边需要一个能协同合作的体系。只有那样他才能发掘出自己的能力。 


如果19岁的Mbappé在世界杯中打上了自己的烙印,他将是自巴西的Pelé在1958年世界杯瑞典世界杯以来第一个如此年轻就完成此举的球员。

阿隆索:即便如此,Mbappé不会单独完成这一创举。法国还有像Griezmann这样出色的球员。我想看看他们是否真的能突破什么。对他们来说这是否足够,我抱有怀疑。


一名球员决定一届世界杯在如今是否还可能?像阿根廷的Diego Maradona在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中那样?

阿隆索:一名球员可以决定一场比赛。但是一届世界杯?你需要一支队伍,你需要支持。个人是无法完成的。在那种情况下,你就可以是Neymar, Mbappé或者Hazard了。我看1980年代的足球,这种足球已经和今天的足球全然不同了。


个人英雄主义的足球时代已经落幕了?

拉姆:球员的实力依旧很关键。但是要让每个球员能发挥作用,团队就很关键。像是Lothar Matthäus在1990年意大利。那也是一支协作良好的团队。还有才华极为出众的球员,像是Häßler, Littbarski, Andi Brehme, Thomas Berthold。


回到世界杯夺冠的可能人选上:英格兰怎么样?

拉姆:一支很有意思的队伍。但我觉得他们会在四分之一决赛面对劲敌时就消耗殆尽。他们没法每五天就恢复到最高水准。他们要一气击败三个强敌。我看不出他们有闯进决赛的连续性。

阿隆索:我还是看好巴西。他们就像德国。总是占有一席之地。


但是你们在2014年1:7击垮了他们。


拉姆:我看了巴西三月在柏林1-0击败德国的比赛。那对于他们构建起自我意像是很重要的。


您对Neymar有怎样的信心?

阿隆索:2014年,他承担起了作为巴西最佳球员的责任。直到在对阵哥伦比亚的四分之一决赛中受伤前,他作为超级10号的表现非常出色。几个月前他经受了跖骨骨折,但他会以良好的状态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的。


阿根廷在没有梅西的情况下,在三月份1:6输给了西班牙。这场备战中的失利会有后续影响吗?

拉姆:阿根廷人最好不要再遇到西班牙人了。否则那会起到大作用。我们一度有过这样的情况:在2006年世界杯前,我们1-0输给了意大利。在世界杯半决赛中我们又一次遇到了他们,在加时赛输了球。


哪些球员或者球队不在最被看好的行列中却最有可能给人惊喜?

阿隆索:我总是想:比利时会怎么样?慢慢地,我感到有些疲倦了,因为从来没有什么真正令人眼前一亮的东西。但是Kevin De Bruyne很棒,这是肯定的。

拉姆:我认为克罗地亚不错。踢克罗地亚可以非常折磨人。


谁有更大的机会赢得冠军头衔——Messi还是Ronaldo?

拉姆:我支持Messi。葡萄牙是个足球国度,这样一个小国家总能培养出如此多的优秀球员令人惊奇。Ronaldo显然是足球史上最富效率的攻击手之一。我对他的成就抱有极大敬意。但是阿根廷获得过两次世界冠军,五次闯入决赛。如我们所知,他们丢掉了上一届冠军,Messi在对阵我们的比赛中错过了一次成为世界冠军的机会。我想这一次他会为了成功倾其所能。另外,阿根廷在球员方面总是拥有一种可能,能获得Maradona或是Messi这样的球星的支持,所以他们有可能获得世界冠军。他们有团队精神,坚韧,实力——和Messi。但是当然我希望夺冠的是德国。



原文:http://www.sueddeutsche.de/sport/philipp-lahm-und-xabi-alonso-im-interview-deutschland-musst-du-bei-einer-wm-erstmal-schlagen-1.4010734-2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