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Now That I Am in Madrid and Can Think C16

Relationship: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Author: anonlytree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9553/chapters/1195885


Chapter 16


2006年3月[1]

 

他离开了球场,Xabi的手臂圈在他的肩上,突然间世界在他的肩上奇异地轻如无物。或许是到处跟着他的照相机,甚至在他第二天早晨登上飞往巴黎的飞机时,Gratty和欧冠奖杯都被甩在了身后,又或许是随后会不可避免击中他的麻木感,但是Stevie并不像他担心或期待的那样感到愧疚。

 

大耳朵说明年见。我想她已经在想念我了。

 

Xabi没有回复,但是晚些时候等到晚上,在他的公寓里,他会冲他翻个白眼的,他问Stevie是不是打算在他自己屁股上纹个的画像,水手风格的那种,作为说明,他狠狠掐了一把Stevie的屁股。

 

这让Stevie感到困扰,他就这样接受了输球,即使他知道他不能责怪自己不在乎,因为他确实在乎,他在乎,他确实非常在乎……问题是他感到高兴,并且他头脑里的声音不肯闭嘴告诉他他有多么不应该。不,这不是因为他们完全没有自信的射手,或是指挥的人似乎不能激发他们。这是……某种完全不同的东西。这种高兴既与足球有关又同时与足球无关。他的手指停下了在Xabi头发中的无所事事的摩挲,他看着Xabi栖息在他肋下的头顶。

 

“现在怎么办呢?”Xabi贴着他的皮肤,懒洋洋地爬上了Stevie的胸膛。

 

“没什么……”

 

“我们输掉了,还踢得很臭。都怪你,好吗?有史以来最垃圾的队长,”Xabi轻笑着,闭上了眼睛,嘴唇蹭着Stevie的喉结,“你可以把天主教学校的男孩[2]从学校带走,但你带不走他内心天主教徒的负罪感……”

 

“西班牙人不都该是天主教徒吗?……理论上来说?”Stevie问,非常享受这次转移了Xabi对他施展读心术的注意力的机会。

 

“我是巴斯克人,”Xabi转过身去躺下,关于最后一次在教堂正式做弥撒的记忆让他削尖的颧骨染上了一丝粉色。

 

尽管偶尔Stevie会趁着Xabi醉醺醺的时候拿他的交换生经历[3]调戏他,直到他坦白出那些他在清醒的状态下绝不会揭露的事情,但Stevie确实无权知道他是怎样在某个遥远的夏日一座爱尔兰的教堂里度过每个星期天,一边假装吟颂着赞美诗集里的赞歌,一边眼神全游移在O’Brien家有着不可思议的蓝眼睛的女儿们中最年长的那个身上。

 

“你试图搞你寄宿家庭里的姐姐?”

 

“我那时正身陷爱河,混蛋!顺便仅供参考……我没有试图……想要做和试图去做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件事情”Xabi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作着哲学探讨,然后戳了戳Stevie的肋骨,竭力不让他们相当支离破碎的酒吧闲谈被Pepe听了去。

 

他试图含含糊糊地嘟囔着另外什么,像是没有可能的,因为她总是走到哪儿都跑调地哼着辣妹的歌,她的墙上还贴着Hanson的海报,更别提他实在太害羞了以至于呆在那里的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没法用英语一连说出三个以上单词,但说到那个的时候Stevie也已经醉得太厉害了,根本顾不上或是记不得了。

 

既然他现在很清醒,Xabi简直要恭喜他自己漏掉了更令人尴尬的那些部分,比如他是怎么查字典,试图用她的语言向自己解释她的气息是多么甜蜜这种感觉。又或者是那一天她注意到晚餐桌上他就坐在她对面,她请他用巴斯克语说点什么,尽管她绝不可能知道“Zure begiak ederrak dira…. Ez dut utzinahi…(巴斯克语:你的眼睛真美……我不想离开……)”是什么意思。在爱尔兰的最后一个星期天,他得到了一个直接亲在嘴上的大大的吻,带着一颗破碎的少年之心离开了。

 

在那个暑假过后Xabi应该更明白些了,当地俱乐部来了一位从国境线那边大学里来的网球教练,肌肉饱满,强健有力的手臂和双腿,法国香烟,一击致命的单手反拍,有着愚蠢的后摇图案的T恤,但是……他当时还不够成熟也不够聪明。他没有再一次同样地心碎,尽管他这次得到的确实超过了一个偷吻,但是他本能地知道他需要寻找的是庇护之所。最终经历了沿途的几场风暴,他找到了,他完美的避风港,他被冲刷上了爱尔兰海错误的那一侧海岸。

 

 

2006年9月

 

“我们要结婚了……”

 

“恭喜。”

 

Stevie抬起了双眼,他的心直落几级跌到了他已经作呕的胃里。他看上去极度悲惨地不知所措,Xabi感到一丝愚蠢的由自同情的苦痛胜过了他此刻其他一切感受,在以后,很久以后他才能够划分,消化这种情感。

 

“你想要我说什么?求你……”Xabi搜寻着最完美的用词,似乎就在嘴边,但还是失败了,关于那些印着英文散文泛黄的书页的记忆太过于遥远,此刻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处,“……跟我私奔?去为圣何塞地震踢球,在加利福尼亚的海滨小屋里退役?……听你在洗澡的时候唱Phil Collins难听得要死的歌?……养一条狗?”

 

Stevie本能地一缩。猫咪。养几只猫。不需要教导它们不要乱跑,在自己的盒子里如厕。[4]

 

“操这一切!”他脱口而出,带着他在Xabi琥珀色的眼睛里看到的同样的无助摇着头,“就是……一切,你知道?我很抱歉……我……”

 

“我想要你过得开心。”Xabi为Stevie自己解了围,他浓密的睫毛随着他的声音一同半垂了下去。每一个词都正是他想要说的,但他想要表达的更多,都不曾在他平和的告白中流露。

 

直到后来,在大家不可避免的祝贺中,Kuyt拍着他的背,冲他抖着丑得可爱的小狗样的眉毛,戳痛他道:“那么……Alonso……什么时候你的小妞也能让你体面一回呀?”Xabi想要痛快地扭断Stevie的脖子。

 

他们可以在任何他们想要的时候停下来,真的。他们确实停了下来,有几次,期间有几个月,就如同一次休整,他们正慢慢变得平静,一些时候他们几乎不再看向对方,庆祝进球时只是漫不经心地拍拍头,还有另一些时候,他们在彼此身上留下青紫的瘀伤和指印,假装只是训练中的事故,然后怪罪于Finnan。

 

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停下来。到第二年春天的时候他们都知道是时候最后一次真的停下了。

 

注:

[1]2005/2006欧冠1/8决赛,第一回合2月22日本菲卡1-0利物浦,第二回合3月8日回到主场,利物浦0-2本菲卡,总比分卫冕冠军0-3不敌本菲卡被淘汰,赛后有了所谓本菲卡背影。

[2]the boy from the Catholic School指Stevie,杰拉德在天主教学校上学,利物浦天主教徒的比重很大。

[3]阿隆索为了学英语去爱尔兰游学过。Xabi还在利物浦的时候,他当时呆的爱尔兰Meath的球迷(虽然此人本人是曼联球迷……)来探望他,回忆他当时游学的事情,问了很八卦的有没有跟当地的姑娘好上,有没有亲过,你索开始不好意思,后面说只是交朋友嘛但还是都承认了,还自己添了句“not the first one”……后面又问记不记得盖尔足球的规则之类,然后赠送了当地俱乐部的球衣。其他不是真的。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5MTAxMDg=.html?spm=a2hzp.8253869.0.0&from=y1.7-2

[4]杰拉德喜欢Phil Collins是真的,杰拉德不喜欢狗是真的(http://daisy-cutting.tumblr.com/post/150282344529/q-do-you-have-any-pets),阿隆索喜欢狗是真的。

[C1&C2]  [C3&C4]  [C5&C6]  [C7&C8]  [C9]  [C10&C11]  [C12]  [C13]  [C14]  [C15]  [C17]  [C18]  [C19]  [C20]  [C21]  [C22]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