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Now That I Am in Madrid and Can Think C15

  • 如果您不幸看到了这篇,发现翻译有什么问题,请告诉我,或者我们可以讨论,比如省略的到底是什么我不是很有把握理解对了。

Relationship: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Author: anonlytree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9553/chapters/1177378


Chapter 15


2018年4月

 

他们把他们的行李箱和双眼迷蒙的前锋塞进了租来的SUV,Xabi递给Carra一杯他在这个时候还能找到的热气腾腾的黑咖啡,然后走向了汽车驾驶座这一侧。

 

“你确定不想跟大家坐一块,放松一下你的背?”Stevie打断了他,拉起了他的皮夹克拉链来抵御黎明迫近时的寒意。

 

“只是两小时的车程……”

 

“除非你让我奶奶坐在方向盘后面。”

 

Xabi垂下眼看着渐渐让他的指尖染上了暖意的咖啡杯,改变了心意。

 

“别让我们再被逮住了,”他把钥匙抛给了Stevie,然后走向了乘客位,“再犯事亲笔签名可就不够用了,我们最后只能把Carra卖了换香烟了。”

 

一根中指冲着Xabi的方向竖了起来,然后所有的车门都呯地关上了。

 

Stevie一下高速公路出口,Jake和Adam就睡着了,Carra眼看着Morgan流了Jake一肩头口水嘟嘟囔囔了起来。

 

“这就是网络搞的,我告诉你呃。所有那些Facebook之类的垃圾让他们都变得软弱了。我要带去香港的U18小兔崽子里的一些……老天,他们看上去最娘娘腔的一次,就是在他们该死的FIFA上扮演Fat Frank。”

 

“让你觉得自己像老古董了,是吧?”Xabi舒展了一下他的脖子,靠在了头靠上,目光落在了Stevie太阳穴周围的几缕银色上。他意识到他看起来比Stevie要老上大概五岁,尽管有可能是因为在他冒出胡子之前Stevie就有抬头纹了,人类的大脑总是没法处理好Benjamin Button这种类型的事情,而是让你选择相信那些并不存在的东西。

 

“这就能解释中年危机引起的酒吧斗殴了。”Stevie抓住机会欢快地嘲弄起来。

 

“滚,你只是在嫉妒,你就是个又老又无聊的讨厌鬼,没人记得你。我是说,这种葬礼音乐是搞什么,像是?”Carra抗议道,低沉的哼唱声正从Xabi的iPod流出,灌入SUV的音响系统,絮絮叨叨诉说着关于靠在墙上想着某个人的dick这样的事情。

 

尽管Carra还在抱怨个不休,男中音的哼唱伴着持续的沉睡魔咒也把他哄得无知无觉睡了过去。

 

~

 

“什么,现在易捷航空(EasyJet)都配不上你了?”Adam在一个简易的签名环节中冲Jake哼哼道,签名活动很快就会被打断了,因为这正在引起检入队伍中越来越严重的混乱。

 

“我们闻上去都烂透了,很可能看上去也是。”Jake从牙齿缝里挤出声来,他们正被一群荷兰孩子包围在正中间,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这就是典型的Alonso干的事,他把我们赶到最吵闹的角落里。”

 

当他们的小分队登上奥斯坦德-布鲁日的航站楼,Jake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英航宣布在他们的航班前半小时已经有一班起飞了。Xabi简短地告知他们Carla认为拍几张他们两个在易捷航班上签名的照片,放在他们从酒馆里被赶出来的照片旁边会是一个好主意,他们显然无权质疑他们多媒体主管的逻辑。Jake只是对这个想法不是他们联合决定的抱有严肃的怀疑。

 

通过安检后他们终于鼓起勇气要一顿早餐,但Jake让Adam狼吞虎咽地吃掉了自己的三明治,他自己则静静地走向了瞭望台。他荒唐地想,如果是一部激励人心的青春期电影,背景里就该弹奏起精心挑选的独立音乐,然后他会靠在玻璃上望着飞机起飞飞向未知的目的地。然而事实是,此刻他在跑道上唯一能辨认出来的交通工具是一架加油机,唯一可辨的穿透了清晨机场的嗡嗡声的配乐是不断重复着的通知,请某位De Groof夫人赶紧通过该死的安检,好吧没有那么多词。

 

“头疼?”

 

Xabi递上了一杯保准又苦又烫的咖啡

 

“你在这里到底是什么的?”

 

“我让你们头儿的血压保持在稳定的低水平。”Xabi虚弱地笑了笑。

 

Jake手指握着咖啡杯,突然感到被拉回了现实中。

 

“不是……我不是想要……”Jake深吸了一口气,花时间理了理头脑里的思绪,再一次开口道,“昨天晚上我不是要出去庆祝。我一直……呃……试图做一个一段时间以来的决定,在那时跟一群利物浦人一起用酒精麻痹自己似乎是处理这件事最好的方法……”

 

“我们都经历过这种时刻。”

 

“我不断地接到电话……我的前经纪人想要跟我聊聊,因为我开始进球了,还上了报纸……”

 

Xabi的眉头皱了起来期待着下文,但还是让Jake在准备继续前喝了一大口可以预见凶得要命的浓咖啡。

 

“昨天晚上,他最后明说了,他想要参与进来分一杯羹或者……”

 

“你跟Struan说了吗?”

 

他一声不吭,Xabi已经得到答案了。

 

“你来找我,做得很好。我们会一起处理好这件事的,Steven,Carla和我……我们可能也会请律师参与进来。等我们把他搞定,那个混蛋就该熟记敲诈勒索的全部七十六条法律定义了。”

 

“我遇到了一个人”Jake轻柔地说,转而注意到Xabi收回了手,“就是一个普通人,跟足球没关系。”

 

“没有粗毛腿?”

 

“我想我不准备上演什么好莱坞式的桥段,”Jake舔了舔嘴唇,“我请他跟我躺在一起,在有Match of the Day的晚上一边看一边分享外卖。”

 

那你最好能跟他保持下去,能陪你坐着听GaryLineker讲几个小时的绝对都是忠贞不二的人。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站在你身后。”Xabi提高了声音说。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不得不做出选择?再没有退路了?”

 

Jake明亮的目光让Xabi钉在了原地,否认的话语从没能真正从他嗓子眼里说出来。他把它咽了下去,垂下了眼睛想要为他的手找点事做。

 

“我已经看够了Lucas的黄金时代洗脑DVD,注意到你现在看着他的样子跟George Bush还是总统而你顶着鸡窝头的时候别无二致,”Jake挪开了目光,一阵愧疚冲刷掉了占据他太阳穴的疼痛。他感觉自己像是个探入了别人隐私的入侵者,但是不管怎么样感觉也像是他亏欠Xabi一些能内心平静的时刻,“更别提我从没见过谁那么努力地不去用那种方式注视一个人。”

 

“从没有……这样的时刻给我做任何选择。我那时十九……二十岁,”Xabi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纠正了自己,“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我认为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我猜我们的相遇晚了三年。或者早了三十年。”

 

~

 

“你准备让他颁布禁酒令?”

 

Carra看着Stevie注视着Xabi冲Jake耸耸肩,然后两个人转过身去,走出了他们的视线。

 

“Alonso出什么事了?”声音一反常态地轻,他伸过桌子去抓Stevie一口没咬的早餐三明治。

 

“唔?”

 

“他最近的脸色不太对劲,但你就一直围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转来转去,好像他怀孕了一样。”

 

“经营着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之一,还要同时在凌晨三点去班房里把某个打架的利物浦佬捞出来,确实能让人很疲惫,我想,但是如果你这么关心,你可以自己去问他啊。”

 

Stevie把半张脸埋在了咖啡杯里。

 

Carra眯着眼,把他彻彻底底打量了个遍,看得出Stevie眼里混杂的忧虑和……某种情绪,已经很清楚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撒谎的本事一点儿没长进。

 

“卧槽啊!”他半是叹息半是咆哮,“十年了……他妈的整整十年了,对待Alonso的事你该有点儿长进了,但你只要是关于他的事还是蠢得跟你想要把Bowyer的脸皮撕下来那天一样,就因为他对他的脚踝下脚重了点[1]。”

 

Stevie抬起一只手捂住了他疲惫的面孔,无法令人信服地长叹了一声。

 

“去他妈的,你还没清醒!你需要更多咖啡,他们可能不会允许你登上去香港的飞机,”他说着从桌子边站了起来。

 

 

2005年12月

 

Stevie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正好赶得上给嗨得上头的Jamie Carragher开门,后者戏剧化地跌进了酒店的床里,依旧根本憋不住他的肾上腺素和作为燃料的咯咯笑声。

 

“你他妈把自己搞哪里去了?”


“跟条子干了一架,赢了,伙计!”Carra冲着天花板笑着,“不过他们抓住Didi了,他的速度真是太蛋疼了。你真该看看他脸上的表情![2]他妈的,多棒的故事,以后可以给我们孙辈们讲了,而与此同时你就在酒店里瞎转悠。跟这些大陆上的娘娘腔待在一起,你也变得没用了。你他妈当时在哪儿呢,顺便一问?”

 

“凌晨两点,我正在睡觉,白痴!”

 

“睡在浴缸里?”

 

两双睡眼朦胧的眼睛同时瞪大了直直看向了Stevie纹丝不乱的床。

 

哦。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他们都不会对这件事提起一个词,但是也没必要。这不过是这些事情中的一件……除了这不是,不是为了Stevie。悬在横滨港上方一间冷冰冰的酒店房间里那一夜复苏的纷乱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纠缠着他的五脏六腑,越来越紧。


注:

[1]2005年12月26日利物浦主场对阵纽卡斯尔,64分钟纽卡11号鲍耶(Lee Bowye)凶狠的滑铲铲到了阿隆索,一场乱架,先是克劳奇推了鲍耶,后来杰拉德冲进来想要掐死鲍耶也是真的。最后鲍耶红牌罚下,克劳奇得了黄牌,杰拉德逃过一劫,阿隆索没有大碍。

[2]卡拉格和哈曼在东京的光辉事迹是真的,世俱杯淘汰后借酒浇愁,喊出租车的时候惹事儿了,卡拉格跑得快溜掉了,哈曼就……

Q: How did Didi Hamann get arrested in Japan?

Carragher: We played at the World Club Championshipin Japan and we were beaten in the final. We needed a drink and nobody couldsleep so we went out for a drink and met up with a few of the supporters. Wewere trying to get a taxi back and a few of the Spanish lads, who hadn't had asmuch to drink as us, jump in the first taxi as only one shows up. Didi Hamannthen jumps on the bonnet and roof. Twenty-five Japanese police officers turn upand we then get chased through the streets of Tokyo. We are not the quickestfootballers you have ever seen but we could just run away because they were sosmall. Didi was a lot slower than me and was locked up before being releasedthe next day. It was a lucky escape. There was no MailOnline then!

(http://www.dailymail.co.uk/sport/football/article-3483045/Jamie-Carragher-s-exclusive-Q-Sportsmail-readers-Liverpool-legend-supporting-Everton-winning-Champions-League-new-career-media.html#ixzz4a4IP36qp)

这个赛季初卡拉格跟一堆名宿在推特上就卡里乌斯的事情打嘴仗的时候,跟哈曼一开始闹起来,还提了这件事。

Pardon? https://t.co/OwDXDngYc8

 

— Didi Hamann (@DietmarHamann) December 12, 2016

You heard....weren't telling me to shut up when I gotyou out of that Tokyo nick in 2005. https://t.co/LcnMi2E3XA

 

— Jamie Carragher (@Carra23) December 12, 2016

感觉卡拉格这辈子都很介意“跑得快很能跑”这件事了……不然阿隆索也不能被逼疯……顺便一提阿隆索其实就是世俱杯拿不到……(如果英超冠军归入联赛冠军不算的话……)

[C1&C2]  [C3&C4]  [C5&C6]  [C7&C8]  [C9]  [C10&C11]  [C12]  [C13]  [C14]  [C15]  [C16]  [C17]  [C18]  [C19]  [C20]  [C21]  [C22]

评论(20)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