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Now That I Am in Madrid and Can Think C14

Relationship: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Author: anonlytree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9553/chapters/1167261


Chapter 14

 

2005年12月

 

在他们登上飞机前一周Xabi就感觉自己产生了时差综合征。Rafa把他们的日程表用变态的训练/睡觉/训练排得满满的,那本应该让他们渐渐适应东京时间,但这结果却只是让他感觉像进入了一个循环,感觉像跟世界上的其他人都差了一秒,他应对一切的反应就是那么略微地……迟钝。他像吃榛子一样吞下了安眠药。结果那就像他们自己一样糟糕,他们新的睡眠周期依旧不足以令他们适应横滨这个异度世界。

 

Xabi真希望他能出去好好看看港口,大栈桥,还有他在飞机上读到过的棒球场,但是除了随队在市中心走马观花地走一趟,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实现任何一项。他从酒店的窗户向下望着横滨港,灯光就悬驻在他脚下。

 

“离家也没有那么远,是吧?”

 

安静的摩天轮在黑暗中闪烁着,这或许是目之所及唯一隐约能让人想起阿尔伯特船坞的东西了,不过当然了,Stevie总是会想家的。

 

“我不能理解他怎么能不去葬礼呢。[1]”Xabi把额头贴在冰凉的玻璃窗上。

 

“不过如果是Rafa就说得通了,不是吗?或许他觉得留在这儿他能做得更好吧。”

 

自从他们得知这个消息以来Stevie就看着Xabi注视着Rafa,他知道Xabi在想要是是我的父亲那该怎么办呢?因为一整个下午他也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Stevie对他父亲的爱很难从他对足球的爱中分离出来,他对利物浦的爱以某种方式和他对那些于他最为重要的人的爱无缝融合在一起。好吧,也不是所有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Stevie咽下了那种想法,尝到了苦味。

 

他的指尖轻轻抚过Xabi的脖颈,Xabi的皮肤在他的触碰下如此冰凉。他不太习惯让Xabi成为这样沮丧的一个人。他从来都是积极的,相信一切都会好的,你会看到的,就算我们输了决赛又怎样,尽管Stevie感觉得到时差正在折磨着他们所有人的脑袋,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这或许可以解释他问出了下面的问题:

 

“你知道日本有牛舌冰淇淋吗?”

 

Xabi将视线从摩天轮上挪开,皱起了鼻子,一副被恶心到了的样子。

 

“好吧,我在飞机上的整整八十九个小时都没睡觉,读了点自己的东西,与此同时你就一直在跟Pepe亲亲抱抱。”

 

“我在……熏熏泡泡[2]?”

 

“算了。”Stevie笑起来,亲了亲他,就因为他想要那么做,就因为他闻起来有温暖的泥土和新割的青草的味道。

 

“你该回你的房间了,”过了一会当他的皮肤确实不再冰凉了,Xabi轻轻推了推他,“在Carra开始在走廊里大喊你的名字之前。”

 

“他跟Didi出去了,可能正在借酒浇愁呢。”

 

要是他的手没有滑进Stevie的上衣下摆,要是他的拇指没有在Stevie的小腹上摩挲流连,那么Xabi试图推开Stevie的动作还更有说服力一些,所以Stevie也就无视了他。

 

 

2018年4月

 

当他们在国内势头正佳,排到了联赛第五,一整个赛季以来第一次紧咬住了阿森纳,;当Adam Morgan从腿筋伤势中恢复过来回归赛场;当远赴客场的Kop一路唱趴了主场的球迷,没人会认为利物浦不能战胜标准列日。这一次,利物浦真正再一次达到了它历史中曾有的辉煌高度。他们没有自造超高难度的挑战就跻身了欧联杯半决赛。以相对较少的失误完成这一成就,还得益于Morgan回归后终于与Jake形成了配合,体育记者们也终于开始注意到了这一点。在Jake生日前一天,他们共同完成了四个进球,所有人都被荣耀和比利时啤酒灌得醉醺醺的。

 

这本是一个美妙的欧联客场之夜,这也就是为什么比利时警局的内部是Stevie在凌晨3:30最不想见到的东西了。Xabi试图在他们乘出租车从酒店去往列日郊区的长长路途上,向他详细讲述利物浦的前锋搭档是怎么最终进了局子的,但这些大部分都被他耳朵里沸腾的血流淹没了。

 

“好吧,要不是Adam Morgan和这个该死的混血王子,”一旦警局无动于衷的当值工作人员领他们走向班房,Stevie就愤怒地抱怨起来,那里现在正关着两个看上去很愧疚的球员,一个神志不清,喝醉了的年轻女孩,只穿了一只鞋,在他们对面的长凳上打盹,还有James Lee Duncan Carragher。“你们真是演了一出好戏啊,我真该拍张照。”

 

Jake和Adam噌的一下从长凳上跳了起来,神色紧张地拖着脚步挪向了金属栏杆。房间里散发着酒精的气息,尽管他们睡得正香的狱友是唯一一个无意劳神醒酒的人,就因为她在班房里。

 

Stevie直直瞪着他们,他的愤怒面对Carra迅速飙升了,后者仍然坐着,用一张茫然的,泛红的面孔盯着他。

 

“都没受伤吧?”Xabi问,声音低沉而平静,这就更糟了,比Stevie眼中射出的利剑还要糟得多。

 

Morgan点点头。Jake嘟囔了一声。Carra终于站起身来。

 

“挺好。”

 

“挺好?……不,他妈的一点都不好!我凌晨三点被人从床上拉起来,就听说了我的前锋们在班房里,因为他们像一群混混一样搅进了酒吧斗殴里……然后我发现利物浦青训的主管,就在我们本该坐飞机去伦敦前的三小时,这样他才赶得上转机去参加他妈的在香港的青年锦标赛,坐在他们身边!这他妈哪里好了?”

 

“哦噫,冷静点,Gerrard,”Carra大胆地低声抱怨道,“几个混蛋要找Jordi的茬儿,因为他是安德莱赫特的,事情激化了,我们教训了他们。也让他们好好干了一架,我们应该教教这些年轻人什么是骨气,为你的同伴还有你信仰的东西站出来,不是吗?Jordi像个孬种一样从那里溜走了,就这个小混球的速度,你还真是买对人了……”他补充道,双手插在袋中,有点失望。

 

“都是我的错,头儿,”Jake抬起了眼睛,希望能平息他从Carra的咆哮中听出的不管什么东西,“明天是我的生日……嗯……今天,我就把大伙拖去了这个……”

 

“可能我们现在最好还是专注于先把你们弄出来。”Xabi说,Stevie不敢相信地斜瞥了他一眼,因为在此刻他真的宁愿让他们在那里坐上一挽或者三晚,好好想一想他们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要是坐在那间班房里的是我,我就别想听你停下训斥了。你会冲我大喊大叫,给公关添堵,非常不职业的行为,直到你脸色发青,但是现在是Carra,所以就是哈哈超好笑完了?!?”

 

“没办法忍不住,当Carra做这种事,就是挺……有趣的。”Xabi耸耸肩,努力不要显露出他打算基本在他余生中都要拿这件事取笑Carra。“另外,我跟警官聊了聊,没有人受伤,他们只是先发制人,试图避免事情进一步发酵。不过他想要你的亲笔签名……”Xabi放低了声音,配合着他示意Stevie再明显不过的眼神,“伊斯坦布尔是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关注的第一场足球比赛……我已经给了他我的。”

 

Xabi脸上扬起了一丝不明显的笑容,就是那种一个不守规矩的公民靠个人魅力免掉了一笔擅自穿越马路的罚款时带着点愧疚的微笑,Carra翻了一个白眼。

 

“我那天晚上也在场,你知道的!他可能记得我……后防的巨人,英雄般地防住了Shevchenko,即使已经痛得抽筋了?”

 

“要是你是Vladi Šmicer,就会认出你了”Adam假装咳嗽脱口而出,他一点也不害臊缩在Jake背后,纯粹是自卫的本能反应。

 

“或者如果你没有那么……这是直接引语……吵闹,好战,不配合。”Xabi补充道,领着Stevie出去向警官交他的“罚款”。

 

“欢迎来到我的生活,比利时警察。”Stevie叹气道。

 

~

 

二十分钟后,他们已经走到了外面的人行道上,Adam第一个指出了显而易见的问题。

 

“我们赶不上飞机了,不是吗?”

 

“或许不能。”Stevie回答,对着他的手机皱起了眉头。Xabi已经在他的手机上敲敲打打了,就落在他们身后几步远的人行道上加快了脚步。

 

“要是我们在进该死的警察局前能那么想,可能就帮上忙了,我猜……”Jake盯着夜空,努力不笑出来,因为现在把这当做一件趣事还为时尚早,然后他又看向了Stevie,后者正忙着在他的虚拟键盘上打字。

 

“你在干吗呢?”Carra问,此刻有一点泄下气来,既然他已经回归了庸碌无趣的自由中,对抗非法监禁的兴奋感也就消失了。

 

“给Didi发短信。他可是你的死党呢,错过了这个,他肯定会内疚的……在异国他乡被捕可真是你的超能力啊。”Stevie吼了回去,但声音中已经不见了怒意。

 

Xabi走向他们,在陈述计划前深吸了一口气:

 

“早上有三班从布鲁塞尔起飞的航班,但是都赶不上你去香港的转机了,由于我们要回宾馆拿你的护照,我们来不及跟队伍的其他人员一起乘机了。不过Carla为我们订好了从布鲁日起飞的早班飞机,租来的车已经在酒店等我们了。”

 

“你叫醒了Carla?”Stevie问。

 

Xabi举起了手机表明他的回复:

 

“Twitter上已经炸开了,每日邮报早上一亮相就会有照片了,所以Carla已经在处理公关应答了。”

 

“她是Xabi签下的人,动作也可快了,”Stevie朝Carra露出一个微笑,突然想起来他自己是带领利物浦跻身欧联半决赛的主教练。

 

第二辆出租车终于停了下来,Adam勾着Jake的脖子,用指节轻轻敲着他的脑袋,把他年轻的室友塞进了车后座。

 

“生日快乐,小傻子!我们就要来点实习旅行了,你这个幸运的混球!”

 

 

2005年12月

 

“Stevie……?”

 

“呣……”

 

Stevie疲倦的,因高潮余韵而呆滞的双眼愣愣望着天花板,对余下的夜里再发不出任何完整有意义的音节感到颇为满足。他只想尽可能久地抓住这一刻深深印进他的脑袋里,或者干脆……就沉浸其中。

 

“你的手机。”Xabi的手臂穿过Stevie汗湿的身下,在枕头下面摸索着。“……真是他妈烦人。”在捞出这令人不快的嗡嗡叫着的东西后,他终于舒了一口气。

 

Stevie呻吟了一声,是与不到十分钟前他发出的声音相比全然不同的一种挫败感,不情不愿地从Xabi手中接回了自己的手机。

 

“见鬼了!”

 

“怎么了?”

 

“Didi肯定是在开玩笑。他说他和Carra因为跳上一辆出租车被逮起来了……”

 

注:

[1]贝尼特斯接到父亲过世的噩耗时,正在东京备战与圣保罗的世俱杯决赛,距离开赛还不到48小时,但航班的安排让他无法赶上葬礼。比赛中利物浦3个进球都被判无效,最后以0-1负于圣保罗。比赛结束后贝尼特斯独自一人赶回家乡。安眠药也是存在的。

[2]Stevie用了canoodling,亲吻搂抱,但Xabi听成了noodleing,事实上不存在noodleing这个词。

吐槽利物浦和阿森纳的真是太真实了,五年了还是那么真实(。)

[C1&C2]  [C3&C4]  [C5&C6]  [C7&C8]  [C9]  [C10&C11]  [C12] [C13]  [C14]  [C15]  [C16]  [C17]  [C18]  [C19]  [C20]  [C21]  [C22]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