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Now That I Am in Madrid and Can Think C12

Relationship: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Author: anonlytree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9553/chapters/1156022


Chapter 12


2018年2月

 

Stevie知道站在利物浦足球总监的办公室外,瞪着他无辜的秘书,或许(好吧,绝对)不是他作为利物浦主教练利用时间的最佳方式。他确实……他就是一点儿不在乎。当Xabi一手夹着整整齐齐归类在红色文件夹里够用得上一整个赛季的功课,一手抓着仿佛被植入了他手掌的电话从他的窝里走出来,Stevie表现出来的一副只是随意探视的模样都泡汤了。

 

“我能跟你聊几分钟吗?”

 

Stevie的速度总还是比Xabi要快得多,所以如果Xabi打算甩开他强行穿过办公室的走廊,他就会碰上一件令他震惊的事了。

 

“看情况。是关于战术阶段划分[1]的吗?”Xabi从他森绿色的开襟绒线衫上掸掉了一根线,试图再一次加快脚步。Stevie只是毫不费力地调整了一下脚步。我的腿比你长,混蛋。“我跟运动科学的人还有我们的队医有个会面,就在……七分半钟后。你也得来,顺便一提。你看了医生的报告吗?”

 

“是的,我看了那份该死的报告。想要考考我四个基本阶段吗?无氧耐力训练怎么样?”Stevie意识到他正跑向错误的方向,但是该死的这个男人有时候就是会激怒他,最近则是一直在。他知道攻其不备的优势在他这边,他把Xabi推进会议室里,嘴里嘟囔着怎么能因为他们搞不清Xabi的工作是什么就变成这样,这又不意味着其他人就不能努力干好他们的。

 

“……你这个自称什么都知道的蠢货!”

 

“搞什么……”

 

随着Stevie背后一声金属的咔哒声门锁落了下来,他背靠着门,脚定定地种在地上,仿佛他们是被捆在一起的,仿佛他又一次在最后十分钟被派去踢右后卫。

 

他们同时开口。

 

“你在做什么?”

 

“你他妈当时在哪儿?”

 

“抱歉?”

 

“你绝对他妈的不在巴黎……”

 

Xabi把一叠文件夹摔在了会议桌上。

 

“我们不是在他妈的部队里,我不用向你汇报,Steven!”他愤怒地揉着下巴。“开门,我们的客人随时都会到。”他加上了一点劝说的语气,走向门口。当他看到Stevie的后背死死顶着门,又转念一想。这让他想要微笑,尽管他此刻的心情与之相去甚远。

 

“怎么,你打算阻截我?”

 

“如果我不得不的话。”

 

“好,你就耍孩子气去吧。我没时间对付你的神经衰弱症,而且他们还在等着我们……”

 

“他们不会有事的,Rodolfo会讲讲有趣的酒桌故事,”Stevie听上去比他的愤慨所应表现出来的更疲惫,“如果没有这个约见,还会有别的约见,别的会议,下一场比赛,或者谁知道什么鬼,都会被你当作借口来躲我。我已经想好了我宁可让他们等着而不是纽卡斯尔。”

 

Xabi久久地闭上了眼睛,长舒了一口气,为他想要勒住Stevie脖子的双手找点事做。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但没有要喝的意思。

 

“那些人是一路从伦敦赶来的。你知道这会让我们看上去有多么不职业吗?”

 

“你是指一言不发地消失了差不多一周?像是让我从俱乐部网站上读到你将缺席想出来的慈善赛,还有他妈的骗我是去看Jon?”

 

这个名字像是扇了他一巴掌,有几秒钟Xabi甚至无法聚焦他的双眼。

 

“我确实去看了Jon,”他平静地说,“只是没有一整周。”

 

Stevie知道不推他一把他是得不到任何东西的。

 

“有人从瑞士打电话来重新安排你的约会。我想……该死的,我假使症断你得了六种癌症,试图搞懂为什么它们只能在他妈的苏黎世被治疗,然后你就回到这儿露面了,表现得像个超级大混球……你还好吗?”

 

这一次Xabi真心的很想微笑。

 

“我没事。”

 

“别他妈对我说谎,”Stevie请求道,他背在身后抓着门把的手无力地滑落了下来。

 

“我会没事的……真的。我必须重新安排检测的事件,这样我才能去看望Jon。我……这是个实验中的后背疼痛治疗。这种治疗是基于干细胞的,在欧盟还没有得到批准,现在所有的研究只能在瑞士进行,”他耸了耸肩,好像真的没有更清楚的表达方式,“我自愿做一只……呃……实验小豚鼠。”

 

“你他妈就不能这么说清楚吗???”Stevie突然跌靠在了门上,卡在喉咙里的一口气终于松开了。

 

“但还是有可能会出错。利物浦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媒体的猜测了,我不是有意……”Xabi靠在会议桌上,抓着桌子的边缘稳住自己,“只要看看你的反应。”

 

“你指……出错是什么意思?很危险吗?”

 

“目前还没有人知道,我们签署了信息公开的责任豁免表,这样他们就能发现问题了。你会惊讶的有多少人会为了解除背上的疼痛甘愿冒此一险,我就不得不参加试验。当我们抽中巴塞尔的时候,我就请他们加快一些测试,这样我就可以在比赛后开始第一阶段治疗了。”

 

Xabi充满期待地看着Stevie,但他显然还在消化信息。

 

“它能永久摆脱疼痛吗?”

 

“最终……”Xabi重新考虑他可能是需要一杯水,他的喉咙又干又渴。

 

“但是?”

 

“没有但是。只是……”他盯着他的鞋研究了一会儿,然后说,“我在写一本书。”

 

“哦。我知道了,”Stevie的口气是那种真的真的不知道的,“是关于什么的?”

 

Xabi离开了桌子,红色的文件夹和锁着的门现在都被远远忘到了一边。

 

“是一个犯罪故事,但是……也不完全是。我猜事到如今这只是个借托。是关于一个男人试图通过解决一个1950年代的老案子,与过去和解。”

 

“令人沮丧的那种?”

 

“有时候……”

 

“我能看看吗?”

 

“是用西班牙语写的。嗯,大多数是,现在有时候我用英语思考反而更清楚……不管怎么说还没有写完,好几次都把我逼疯了,但是……我已经写了几年了,自从我‘金盆洗手’后……我还……没‘金盆洗手’前,也写了不少专栏文章,但这个是不一样的”,Xabi的声音低到了近乎耳语,Stevie也终于从他把守着大门的位置松了下来,“一开始能在夜里对付失眠,用一种沮丧去代替另一种;几个月来我一直在试图寻找一个完美的结尾,我在想……”

 

“是啊,你总是有那种问题。可就算你没有为你的艺术作品饱受折磨,它还是可以很棒啊。”

 

“不管是什么事我已经用完一切借口了。”

 

Stevie看着Xabi的手指在桌子上慢慢敲击着节奏,他的心也随之撞击着他的胸膛……这让他讨厌起自己来,只是有一点点。

 

“那么……你的侦探……他抓到凶手了吗?”

 

“抓到了,但他要做出一个选择,是想要让他得到惩罚,让他将来无法再伤害别人,还是留在过去,和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就Xabi看来,Stevie脸上的表情,连带皱起的鼻子是值得这一切把他们引向此地深入探讨的。

 

“是时空旅行吗!?!?”

 

“那就是你要选择相信了,”Xabi暖洋洋地笑起来,“不是那样的,没有什么特技,更像是……象征意味的,像是……”

 

他停了下来,因为他意识到这听上去实在太蠢了,即便是在他自己听来。两种电子铃音同时突然响起来,救了Xabi一命,他不用被迫做更多封底广告了。

 

“Rodolfo威胁说会用投影仪的电线把我们两个都勒死。”Xabi用一种带着点儿诗歌破格的调调念出了手机上的内容。

 

Stevie在会面期间全神贯注地竖起了耳朵,问了不少中肯贴切的问题,像个医学生一样疯狂地记着笔记。放到最后一张X光幻灯片的时候,他已经熟谙每个队员的软组织和腿筋,并且比任何一个专职于此的人都更了解Lucas的腹股沟状况。问答环节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悄悄地伸向了自己的手机,然后Xabi的后兜开始嗡嗡震动起来。

 

我会跟你一起去。

 

你搞什么鬼,踢完巴塞尔3天后你还有对西汉姆的客场比赛。

 

我会跟你一起去。

 

注:

[1]TacticalPeriodization确实不知道有没有专业的翻译,最初是由波尔图大学的Vitór Frade发展起来的,关注于比赛的四个阶段:进攻组织,由守转攻,防守组织,由攻转守,构建出模型,让球员根据场上情况快速作出调整。 

[C1&C2]  [C3&C4]  [C5&C6]  [C7&C8]  [C9]  [C10&C11]  [C13]  [C14]  [C15]  [C16]  [C17]  [C18]  [C19]  [C20]  [C21]  [C22]

评论(4)
热度(10)
  1. SGXA发呆的云朵dead time lo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