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Now That I Am in Madrid and Can Think C7&C8

*忘记说了,之前跟翻了第一章的@阿寞寞 GN讨论过了,不出意外我会把这篇翻完的。虽然主要是因为我自己想一边看一边回顾一些事。

Relationship: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Author: anonlytree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9553/chapters/1256992


Chapter 7

 

2018年1月

 

Jake追着鸡蛋的香味儿走进了厨房,每走一步他的胃都嚎叫得更响一些。他发现Xabi靠着柜子,一边读着回声报一边呷着咖啡,头发还湿着,衬衫的袖子卷了起来。

 

“早上好……?”他发出声来就像是一句问句,Jake想要扇他自己麻木的脸,因为这一切都实在太蠢了。

 

“是啊,理论上来说现在还是早上。早餐?”

 

Xabi没等回答就拿出了盘子,这么做是基于他猜想Stevie没有在从曼彻斯特回来的路上停下来光顾烤肉串店。

 

“好的……当然,谢谢。”

 

Xabi快速地瞟了一眼站在他厨房里乱糟糟的球员,把一大盘香草炒蛋推到了他的鼻子跟前。他比镜头上看起来要高一些,不过橄榄色的皮肤,对他年龄来说过于老成的浅棕色眼睛和相当骇人的高街款时尚感勾勒出的就是照片上的那个Jake Ginto,“足球”奇才[1],他母亲和父亲所在国的国家足球队都垂涎的一笔珍宝,还有周围令人难以忍受的女演员。倒不是能从他现在的处境下可怜兮兮的宿醉形象中看出来。

 

“咖啡?”

 

这次Xabi确实在等待他的回答,他得到了一个重重的摇头,因为Jake的嘴正忙着狼吞虎咽下他吃过最他妈好的鸡蛋。

 

“唔……你有吐司吗或许?”

 

“我不在公寓里放面包。”

 

“哦。”

 

“还有很多鸡蛋如果你想要,”Xabi喝完了最后一滴咖啡,把杯子放进了水池里,清楚地知道他的每一个动作正被仔细审视着。“还有……茶,如果你想要,还有很多新鲜的橙子……就这些了。”

 

“我昨天跟你调情了吗有可能?”随说话人话音落下而来的沉默和被放大到最响的声音占据了房间并且挥之不去,没有任何回应。“哦,老兄……我是那种人,一旦我喝醉了……”令人惊奇的是他能颇有体面地冲自己翻了个白眼,尽管Xabi总有一种感觉Jake并不是真的会做自我反省的忏悔或是类似的事,“我甚至有一次跟一个小妞调情了。”

 

Xabi想要大笑,为了这听上去是多么随意,为了他自己很可能根本就错过了十九岁那样的生活。

 

“至少它阻止了你跟未来的主教练发展点什么,我猜随着你开始清醒过来,你现在还没有改变心意?”

 

“没有。”又满满一口鸡蛋咽了下去,“签下我!我想要永不独行还有那些爵士乐曲。”

 

Xabi的双眼眯了起来,只是一点点,Jake感到自己非常稚嫩,非常像一只无足轻重的小虫。

 

“浴室里有一套给你准备的干净衣服。等你洗完澡能见人了,我们就出发去见你的新经纪人。他做这个是看在Steven Gerrard的情面上帮帮忙,顺便一提……不过当然了,如果你更愿意给某个跟我们没有关系的人打电话……你需要做的就是快一点。”

 

“Gerrard真他妈是个童子军,我不会对那个有顾虑的。”Jake哼哼道,留下Xabi独自疑惑一个他妈的童子军在年轻人的话语圈里倒底是不是称赞。“我不是那种需要人帮忙系鞋带的球员。我可以嚼着口香糖同时确切知道我对利物浦价值多少,而且我绝对可以靠自己阅读一份他妈的合同。”

 

“你可以记在心里,然后在睡梦中背诵,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Guinto,但是你不能在不出席的情况下跟我们签合同。浴室在二楼右边。”

 

Jake掂量了一秒他可有的选择,涉及下午乘火车回曼彻斯特的这条被排除了。

 

“他能接受我不跟超模约会吗?”

 

Xabi从他正在水池上擦干的碟子上转过身来,小心地举着它们不弄湿他卷起的袖子,自他们相遇以来第一次看向他的眼睛。

 

“你是来踢球的。他是靠你踢球赚钱的。你跟哪个自愿的成年人睡不关他的事,也不关我们的事。”

 

之后,他坐Xabi的车去梅尔伍德,伴着不知道那个世界新闻频道加剧了他脑袋开裂的疼痛的音响,对Jake来说,他正开始真正了解现实的一切。

 

“我也不跟球员约会,”他后来添加道,“大毛腿,屎一样的态度。”

 

Xabi的嘴角几乎不被发现地翘起了一点点,但他很快就放下了,把注意力放到了伊朗局势上面。

 

注:

[1]“足球”奇才,原文刻意用“soccer” prodigy强调,因为Jake是美国人。


 

 

Chapter 8

 

2018年1月

 

“现在是凌晨2:23。你是在凌晨2:23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

 

“那么你为什么不在睡觉?”Stevie问,试图展开对话,他知道这种时候哪怕是试图表现出正当的愤怒都是无用的。

 

我的背很疼。

 

“现在波士顿是晚上9:23。就在不久前我刚刚跟我们的老板愉快地聊了聊。他显然非常喜欢把这个邻家小鬼从曼彻斯特绑架来的主意。”

 

“但你还是不喜欢?”

 

“只要有用我就喜欢。”

 

 

……

 

“Xabi?”

 

“呣?”

 

“这场对话有什么后续吗?”

 

“在明天媒体爆出他的转会前我们得和他谈谈。”

 

“已经是2018年了老天啊……你竟然觉得我们不会这么做。”

 

“我们会的。Jake说曼联没有人知道,自他来英格兰起他的经纪人就在拼命把各种为了对外宣传雇来的女朋友塞给他,”Stevie绝没有错过Xabi声音里流露出的全然恶心到了的语气,“但现在他已经是个没啥好开心的前雇员了,他即将失去一份极为可观的委任。对媒体小声透露这些就够了……我告诉他,让谁知道什么还有他想要怎样公开最终都取决于他自己。”

 

“不能责怪孩子还不想成为谁的英雄。”

 

“是啊……”

 

Xabi的指腹擦着打火机的打火器,已经超过了他相当高的疼痛耐受临界点。轮齿嵌进他的指甲越深,新鲜尼古丁的刺激似乎就越令人满足。打火机是那种廉价的,一次性的塑料制品,他为自己把它藏在公寓阳台上的咖啡桌后面感到有点可笑,这间公寓里他是唯一的房客,偶尔也有访客,比如现在这个睡在他沙发上的家伙。他突然醒悟到一些习惯总要比其他另一些更难打破。

 

“你在外面吗?”

 

“在阳台上,”Xabi总是很喜欢船坞夜里诡异沉闷的嗡嗡声。他意识到现在他已经冻麻木了有一会儿了,“我很抱歉,你应该回床上去了,明天的发布会还需要你好好睡个美容觉呢。”

 

“大约五个小时后我就要带Lou去看牙医了,我需要的是一杯凶猛的Jack and Coke鸡尾酒。”

 

从布料发出的沙沙声判断,他知道Stevie现在已经挪到客厅的沙发上去了。

 

“今天早些的时候我意识到了一件事……”当他将舌尖抵向上颚时,Xabi尝到了一丝苦涩,“Jake正是我在皇家社会一线队完成首秀的那一年出生的。他现在还不应被迫成为谁的英雄。”

 

“对……不应该,”他能听出反映在Stevie的声音中的一丝挫败,同裹挟在他舌尖上的一样,“但他会找到他自己的道路的。我更担心的是他曾经是曼联的人这个事实,实话跟你说。纽约佬和曼联佬这两重身份简直是在乞求人们快把我被遍进某些球场大合唱里……我还不是在讨论对家球迷的问题呢……”

 

Xabi脸上突然笑开了花,提醒着他他的脸颊已经冻得多么僵冷了。

 

“祝Lola明天好运。别弄坏了她的门牙,她是目前为止全英格兰唯一能念对我名字的人了。”

 

“去睡觉,Javier!”

 

“好吧。”

 

他没有。

 

 

2005年4月14日[1]

 

6个未接电话来自Steven。

 

都是来自某个Southport[2]酒吧的醉酒电话,与此同时Xabi在阿尔卑球场的更衣室里快要散架了,他舒了一口气,肾上腺素正从他的血液中消退,在休战了快四个月后,他疲惫的肌肉还没能准备好经受这种程度的消耗,几乎要撑不住他了。

 

Stevie很幸运,早上第七次打电话的时候,正赶在Xabi在欧冠半决赛后登机回利物浦前,要不是拜Cannavaro击中门柱所赐,胜负还真难以定论。

 

“我还是没法相信这是真的,”Stevie哑着嗓子,泄露了即将发生的宿醉,只因他目前为止几乎没怎么睡才暂时逃过一劫。

 

Xabi想知道Stevie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距离就在昨晚他上一次令他心慌意乱过去了几个小时,亦或是在他的头脑里他们是否就一直在继续同样的单方面的对话。

 

“早上好,队长。这是真的……它真的发生了。Carra说要告诉你你是个……呃……孬种。他听说了你甚至都不敢看比赛。”

 

“告诉他我是太担心他要为尤文图斯进球了……”

 

“你现在还好吗?”

 

“没有什么是一杯啤酒解决不了的。听着,昨天晚上……我有没有……说什么……?”

 

Xabi沉默了比他意愿更久的时间。

 

“你说了很多。嗯……你试图说了很多。但都没有什么意义。”

 

你说了你想要吻我。但不是像Raúl吻我的那样,你说得很清楚……“搂着你把你亲到晕头转向”是你确切的表述。

 

“抱歉,关于那个……呃……不管什么。”

 

Xabi避开了他的队友们的视线,躲藏到了免税商店的爱马仕柜台后面,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咬着食指的指甲。他突然对自己感到无端地愤怒。但他的声音依旧保持着极具欺骗性地柔和。

 

“你清醒的时候我也听不清,更别说你喝醉了,别担心……”

 

在Xabi有机会再次令他感到不安前,他们都同意了,一旦他们闯入决赛,就可以轮到Stevie来打醉酒电话。

 

注:

[1]2005年4月14日,2004/2005欧冠1/4决赛利物浦对阵尤文图斯第二回合,利物浦前往客场作战,杰拉德大腿拉伤无法出战,阿隆索必须承担起球队中场任务。阿隆索自1月1日在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被兰帕德铲伤脚踝后一直休战,此役是复出第一战。最终0:0的比分保证利物浦进入半决赛。

[2]杰拉德在Southport有点小产业,包括是Warehouse餐馆的共同所有人,因为喜欢那里而且跟餐馆主人Paul Adams成了好朋友,两人2015年的时候关掉了餐馆,然后开了现在开在利物浦市中心的Vincent bar。


[C1&C2]  [C3&C4] [C5&C6]  [C9]  [C10&C11]  [C12]  [C13]  [C14]  [C15]  [C16]  [C17]  [C18]  [C19]  [C20]  [C21]  [C22]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