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Now That I Am in Madrid and Can Think C5&C6

Relationship: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Author: anonlytree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9553/chapters/1143781


Chapter 5

 

2004年12月

 

“Bramble?……真的?”

 

他们在Garlands[1],Neil Mellor正在距离他们右边几步远的舞池里打转,被两个大块头的男人夹在中间,后者除了皮裤什么都没穿,还有巨大轻盈的天使翅膀绑在他们毛发浓密的胸膛上。偶尔有假的天使羽毛飘过他们的头顶。他们正在开一个ABBA主题的圣诞聚会。

 

但这其中任何一样都不及Sami选择了Titus Bramble更让Carra受挫。

 

“Milner没有那么丑啦,当然,”Sami带着歉意含含糊糊地说,“但Bramble很……你们怎么说的?……牛(Cattle)不,不是这个。”

 

“健壮的(Beefy,像牛一样的)?”Xabi碰运气猜道。

 

“对的。上帝啊,那是个真他妈漂亮的乌龙球啊!”

 

Carra开始对此嘟嘟囔囔像是一切都开始迈上正轨了,还有Milner最近为了我们该死的做了什么?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了起来,他是应该知道的。另外大家一致同意就乌龙球而论,Carra是英超最性感的男人,这也几乎足够在他这一轮中救他脱离困境了。

 

Kewell就没与那么幸运了。

 

“Cahill 还是Thomas Gravessen?”Sami使出一个在同志俱乐部喝得醉醺醺的球员全部的庄重问。

 

“去他妈的,我才不会干该死的蓝鼻子[2]呢!”

 

“理论上干而已,Oz[3]。”Stevie坏笑着向他保证。

 

从Sami说服了Garlands的门卫让他们悄悄地溜进夜店最里面的小包间里那一刻起,Jerzy的双眼已经越瞪越大了。现在,他看上去就像一只醉醺醺的炸了毛的狐猴。

 

“你们都疯了!Alonso,你干嘛要怂恿他们,你这个巴斯克异教徒!?”

 

Stevie用尽可能富有队长威严的方式,拿手肘推推他的肋骨。

 

“放松,Jerzy,理论上的搞基基教皇不会介意的。会轮到你的,别急。”

 

“你得选一个,Harry,”从澳大利亚人口中问出对埃弗顿的肯定简直是Sami孜孜不倦的追求,“这叫 ‘出于某种原因我宁愿选’。Milan要在理论上干曼狗,你的是蓝翔。再公平不过了。”

 

Milan正跳着令人无比尴尬的舞步贴着或挪向一个丰满的红发女人,对于第二天等候在他更衣室角落的命运一无所知。假如他未来的折磨者中有谁那时还足够清醒到记得的话,他的柜子已经难逃被贴满Cristiano Ronaldo的海报,一包抗生素和安全套的命运了。

 

“让Carra去干他们,他已经投入感情了。”

 

“好吧,好吧……”Stevie努力回忆他一开始是为什么要带他们来Garlands,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有点儿模糊了,“作为你们的队长,我要做出一个行政决定:Carra分到埃弗顿,等会儿你会分到热刺的。”

 

又是新一轮的啤酒抚慰着Kewell不必在精神上私通太妃糖了,Carra毫不令人意外地选择了Gravessen,他发觉他的光头显然令他无法抗拒。

 

“Stevieeee,我的好小子……”他咕哝着,“Freddie Ljungberg还是Thierry Henry?你更愿意跟谁干?”

 

Sami发出一声拖长了的哦,除了Jerzy大家都同意队长的挑战是目前为止最难的。Jerzy只是认为他们都该下地狱。

 

“这个简单,”Stevie冲着他的啤酒快速地眨眨眼,“Ljungberg可是个英俊的家伙,但是拜托……一个内衣模特永远都不会对我这种人看上一眼的。另外……Henry跟我有更多共同语言,我们相处很舒服。等到早上我也能对他保持尊重,知道吗?”

 

Xaib斜瞄了他一眼,因为Stevie完全是一脸正经的样子,从混合着啤酒的利物浦话中他也很难分辨出有多少开玩笑的成分。事实上他真的可以往自己脑袋上实实在在扇一巴掌,因为他竟然有一秒想着要反对Stevie的危险行为。

 

不过Carra就完全没有想要压抑的意思。

 

“胡说!”他一头向后撞在了隔板上,带着醉酒的狂喜嚎叫着,“你还真是什么都乱说,兄弟!你明明总是为那些漂亮家伙神魂颠倒!”

 

“我已经选好了,是吧?Xabi……”Stevie直直看着他,他突然感到醉意清醒了许多,“我还是Raúl?”

 

“Raúl当我队长的时间更长,”Xabi在仔细考虑后说,声音平静如常,“但是你知道我不能选一个马德里主义者,我的家人会呃……把我从他们的遗嘱中除名的。你……我父亲已经见过了而且他挺喜欢你,放假的时候我可以带你回家。我妈妈很可能也会喜欢你,她总是会被很糟糕的笑话逗笑。”

 

“当然,你会做出最实际的选择,你……”Stevie大笑起来,拇指轻轻拨弄着啤酒瓶上的标签,他听上去真的对这个(现在不再)新的伙伴打趣的技巧感到满意,尽管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友善了,试图把他推进舞池里作为惩罚。

 

“他妈的救命啊,Alonso,这游戏不叫‘你更愿意给谁生孩子’!”

 

把Jerzy拽去的时候费了点力气,他们最终加入了John Arne Riise,Milan还有他难舍难分的红发舞伴,正赶上《Dancing Queen》。

 

“我想我们应该告诉Barros她的名字叫Graham?”Carra扭过头喊道,转到一半的时候正巧对上了Stevie的眼睛,他正试图从Riise的手下脱身出来。他耸了耸肩,对这件事没什么强烈的意见,然后松开了挪威人的手,转而撞进了Xabi的身上。

 

“他很快就会发现的,”Stevie把头埋在Xabi颈窝里大笑着,然后抬起眼来,半是迷茫,半是清醒甚至超乎清醒。

 

“你比Raúl好看多了,”Xabi说,然后镇定地走向了吧台,就好像他是在说“把盐递给我”或者“你要在左侧前突的时候让我知道”。Stevie钉在了原地,世界随着ABBA的旋律在他身边旋转起来。

 

你他妈的疯了,Stevie他的大脑在抗议,快回家!

 

 

注:

[1]Garlands NightClub是利物浦一家gay friendly的夜店,2004年圣诞聚会的时候杰拉德带利物浦队去的。据回声报报道,大家举止都很得体,没有捡肥皂的事情,很多人都根本没喝酒,但大家跳舞的姿态真的不能看。

[2]不清楚blue有没有双关义问题,卡希尔和格拉维森当时是埃弗顿的球员,另外Bluenoses有清教徒的意思,虽然我没懂为什么。

[3]Oz是科威尔的昵称,出自Wizard of OZ,魔法师奥兹又名绿野仙踪

 

 

 

Chapter 6

 

2018年1月

 

“为什么我的沙发上有个曼狗?”

 

Stevie深呼吸了一次因为,就像最终看到的,在他从曼彻斯特一路开车回来除此之外都平静无异的路上,他一直在排练着讲稿,就他妈都是为他这一刻准备的。

 

“他不再是个曼狗了,”他匆匆说,走过去给他丢在Xabi沙发上的那坨无知无觉的东西解开鞋带,“这孩子确实挺能喝,但我会给你……”

 

“你说他不再是个曼狗了……”

 

Stevie把他的鞋子丢在沙发边上,努力做出一副他希望不要明显太吓人的咧嘴讪笑的表情。

 

“Alonso先生,向Jake Guinto问好,我们的新前锋。我们将免费签下他。所以在你打算说点别的之前,先想一想,好吗?……我们偷偷撬来了一个19岁的孩子,他能从他的客厅里看着电视上的比赛把球踢进斯坦福桥的球门里。曼联在过去三个月里一直就他的问题跟米兰和阿森纳来硬的,直到一切都太晚了……曼联什么都没得到。”

 

Xabi一言不发。Stevie很想知道他是惊吓到了,还是惊吓到了并且准备杀了他,但他的脸上一直面无表情。他若无其事地转身走向了厨房,Stevie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回荡在公寓里,直到Xabi端着一只人类制造史上最大的沙拉碗走了回来。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地上,尽可能靠近睡着的那个家伙的头。

 

“告诉我,Steven,我在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的职务是什么?”

 

Stevie知道Steven是只有在特殊的时刻才会叫的。并不是什么令人鼓舞的事情。客厅里一片寂然,除了Xabi书房里飘出的柔和的爵士乐和沙发上着头下面发出的轻柔的鼾声。

 

“你看,我知道……”

 

“当我接受这份工作的时候我说了什么?”

 

Xabi的声音是如此令人胆怯地平静,倒是让Stevie渴望不如是惯常的那种拒绝接受现实的行为,怒吼,或者可能是戏剧性的一个白眼,任何一种,真的。

 

“你说过我们是要严格控制人员的,像是我们这样的大俱乐部。不再有什么一笑而过就好了,不再有一群嘻嘻哈哈行为出格不能适应的人,每一件事都要严格控制,不再有影响公关的蠢货……”

 

“没错。不再有影响公关的蠢货。你打算怎么称呼这个……这个你扔在我沙发上的东西?”

 

“你也说了到一月份的时候我们会让队伍发挥出最佳水平,并且签下一个一赛季能他妈找准球网超过两次的人!”

 

看到Xabi收紧的下巴颤抖着,他畏缩了,但他已经深怀歉意了,他妈的。

 

“我知道这个很……突然。但他在半夜给我打电话而你在飞机上,等我赶到曼彻斯特我发现他已经是这副样子了。这孩子已经在那里住了两年了,公寓里就只有空披萨盒和堆得小山一样高的啤酒罐。他被决意安排离开曼狗,他们这些混蛋坚持要把他卖到他不想去的意大利。”

 

“我知道。”

 

Stevie第一次能感觉到从Xabi无尽的冷静下面深深燃起的怒意。他当然知道,对于像Xabi这样工作的人而言,很难不知晓转会季最大的一场戏。

 

“他打电话给我喋喋不休地说着他有多想为利物浦效力,这个世界上没有别人会知道,听上去简直偏执得疯狂,但那是曼彻斯特啊,你知道……”

 

“他的经纪人对此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因为跟曼狗的这一团破事,他炒了他的经纪人,不再相信他了……我知道他看上去是个该死的大麻烦,但他其实不是个坏家伙。”

 

Stevie的声音软了下来,Xabi不太确定他能自我否控制住不要微笑。保险起见他盯着他的鞋子,把手深深插在他的牛仔裤袋里。

 

“他没有经纪人的,在喝醉了时候跟你打电话在他严厉的父亲不会同意的情况下让你去跟这个坏男孩见面,你想要跟这个十九岁的人谈判并且签下合同?在48小时内?那就是你要说的吗?”

 

不管怎样Stevie还是要步步前行,因为在他回家路上反复排练过的最终陈述中这个洞他有信心堵上。告诉Carra一线队从他的青训中发掘人才将会变得甚至更受限还只是他在考虑中的事。

 

“我们会给他找个该死的经纪人的,我会给Struan[1]打电话,他会知道怎么做的。我们需要一个能信任的人,从表面上看起来对他也适用。他从美国来这里一年后,他的妈妈再婚了,搬去了俄克拉何马或是别的什么鬼地方,他的父亲显然是个混蛋,他已经三年没见过他了,他才19岁,正被曼联玩弄。看起来现在他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别人了……”

 

“他可真是个电影里的女主角,不过能从他的客厅里进球,我知道。问题是现在他正在我的客厅里。为什么不去你那里?”

 

Stevie能看得见Xabi疲惫半睁着的眼睛后面把控头脑的轮子正在转向,他能在一英里之外嗅到加时赛的胜利了。是时候理智冷酷起来了,Gerrard

 

“我才不会把一个19岁纹身的纽约小子带进房跟我青春期的女儿们待一起呢!绝不能是这种看上去属于那些唱着嗑药和自杀的乐队的,就是你和Lilly Ella都喜欢得要死的那些。”

 

一阵被压抑的狂笑从枕头下面爆发了出来。

 

“冷静点,Gerrard,你都比你女儿要合我口味得多。”

 

一阵咳嗽和叽里咕噜的声音,Stevie用脚把沙拉碗又向沙发推近了些,只是以防万一。

 

“我得缩缩说虽然……你还有甜甜甜美的校园男孩的那些小可爱,但Alonssso……更像是我喜欢的成熟款。无意冒犯。”

 

注:

[1]Struan Marshall自杰拉德加入利物浦起就是他的经纪人

 

[C1&C2]  [C3&C4] [C7&C8]  [C9]  [C10&C11]  [C12]  [C13]  [C14]  [C15]  [C16]  [C17]  [C18]  [C19]  [C20]  [C21]  [C22]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