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The Theoretical SIG Sauer - Epilogue

Author: anonlytree

Rating: Teen And UpAudiences

Relationship: XabiAlonso/Steven Gerrard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8915/chapters/1632332

[Intro&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Epilogue----

 

八周后

 

伦敦,英格兰

 

门中央银色的数字挑衅地回瞪着他。有史以来可从未有过……什么像数字22看上去那么轻蔑了。在一扇公寓门前静默驻足浪费了长得荒唐的时间后,他摁响了门铃。

 

下一瞬间这看起来就像个烂透了的决定。

 

“你好……是……呃……”

 

“没错,他在做晚饭。你愿意进……”

 

“我可以在这里等,谢谢。我是……”

 

“我知道。”

 

男人向Steven展露了一丝友好的微笑,事实上却透着苦涩,然后他喊起了Xabi。

 

这是Steven生命中最长的六秒半。他认真思考着把手臂上的石膏扯下来,用它砸晕自己,一种配得上他感到有多么愚蠢的可笑的悔过行为。然后Xabi走了出来,一副闲散放松的模样,穿着针织套衫,蓄着胡须,英俊迷人。不消说目瞪口呆的样子。

 

“Steven……”起初,Xabi双手无措。他似乎也不知道该拿站在他两侧的两个男人怎么办,手指搅着方格图案的厨巾,直到他从尴尬中找回了声音。

 

“嗨。呒。进来吧……请。”

 

“嗨。我……不了,事实上我正要去赶飞机,”Steven说,这个谎言不仅明目张胆而且极度可笑。他唯一要去的地方只有那间空荡荡的公寓,冰箱里存着芥菜和啤酒,手提电脑上开着已经打了十一天还只完成了一半的离职信。那就是Steven离开医院或者康复中心后的每一天。“我只想……我只是过来说声再见。”他补充道,这一次是真的,因为在半分钟后这就将成为现实了。

 

对于以哄骗为生这种事Xabi并没有太多经验,所以他花了更长时间才让自己停止胡乱的思索。

 

“哦。嗯……我……这是……嗯。这位是Steven Gerrard特工。Steven,这是……Quiqui。”

 

“很高兴见到你,Enrique,”Steven笑起来,然后看向了Xabi,Xabi也看向了他,但很快就意识到他不该这么做的。

 

他捕捉到他脸上如飞鸟掠过般一闪而过的表情,倒不是Quiqui说了或者做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只是他说出这句合适的话的方式……

 

“我进去了……很高兴见到你,Gerrard特工。”

 

Steven沉默地点点头,目送着他穿着法兰绒衬衣离去的背影。

 

“你确定不想进来哪怕喝杯咖啡?”Xabi问道,打破了沉默。

 

“我不能,就像我刚才说的……”

 

“好吧……又要赶赴另一场无聊透顶,一点也不令人激动的任务,”Xabi不由衷地笑了笑,“我会问你是不是要去很远的地方或者……你会不会很快回来,但是你恐怕怎么也不会告诉我的。我不得不跟踪你的那位丹麦朋友进了一家酒吧,才得知你还活着……”他咽了一口气,努力把他想要高声尖叫的真话压在心底。

 

“如果你能把一个充满了纹身的金属狂热患者的地牢称作酒吧的话……”

 

这种话没什么用的,近乎蹩脚,他们都知道。

 

“我试了我能想到的一切办法,想找到你,想……告诉你,”Xabi空着的那只手做了个手势,“不是我要责怪他……考虑到……但是Lampard中校不怎么乐于提供信息。他能给我的建议只有不要给他添堵直到任务结束。我猜我还应该感谢他没有因为我劫持了他的直升机起诉我。”

 

“嗯,肥肥Frank确实喜欢循规蹈矩……”

 

“或许如果你在上学的时候少欺负他一点,他会愿意为你多说几句好话。但是至少Agger告诉了我你还活着,一开始的几个礼拜我不知道……”Xabi的声音弱了一点,当他重新提起气来,他听上去几乎是为自己感到沮丧,“我以为……我想我是错了。”

 

Steven垂下眼看着他的石膏。

 

“我没有想到你会……”他哽住了,卡在他喉咙里的结是一个及时的警示信号,尽管不怎么有用,但至少避免了他进一步尴尬的局面。“收到你的信封了,”他换了个话头说到,Xabi的眉头不自觉地松了下来,“你很幸运,Powell没有因为你试图向特工行贿当场逮捕你。”

 

“我向你的M解释了,只是一个很久以前的赌约。没有什么诺贝尔奖的支票了,只是公平起见。没有人应该为一杯茶付那么多钱。”

 

藏在信封里的八英镑简直要把Steven的皮夹克内袋烧出个洞,Steven感到它们又沉重又累赘。Steven觉得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体,就好像他在看一份应当展开的剧本就、像、是这个……这里他的台词应该说不过对于几品脱来说这个价格就挺合理了。你在角旗杆附近得到了一个很好位置,你看到去年秋天你坐在那儿,但是并没有真的在关心北伦敦德比。你对那里抱有希望但是……然后他会在去酒吧的路上完成默西塞德朝圣之旅的入会仪式。那是A计划。尽管他还没有深思熟虑过这一阶段后的打算,他简易的B计划已经泡汤了。

 

“还疼吗?”Xabi想要伸出手触碰Steven的手肘,但想了想还是不要了,这样更好。

 

“不了,只要再等几天等钛钉固定下来,很快就能解脱了。”

 

他妈的搞什么,Gerrard……

 

并非出于什么特别的原因,Xabi决定了这就是最佳时机,停止躲闪的眼神,直截了当地说:

 

“他不再住在这儿了,我们只是……我们最近决定了这一次试着好好相处。”

 

“好运,”Steven给了他一个紧抿着嘴唇的微笑,又点了点头好增强一点说服力,“我真的该走了。”

 

呃……见到你真好?保重……伙计?真他妈蠢,这一整件事……他意识到他是否(他真的不擅长)擅长处理告别这件事并不重要,这就是最佳时机,只要转过身,把信扔掉。

 

Steven才走出去了五步,Xabi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了,清晰得像神灵显灵时的顿悟。

 

“Steven,我……我不爱他。”

 

“那对他真是太糟了。”Steven听上去惊人地诚实,尤其是对他自己来说。

 

“我会给你寄点guaro酒的。”他说,当他说这话时嘴角翘起,这是他过去不曾能够的方式,然后走进了电梯。

 

 

四个月后

 

卡塔赫纳,哥伦比亚

 

星期五的早晨通常都不是Xabi乐意在7点醒来的日子。事实上他能抗拒把他的手机扔出窗外,一头埋进枕头下面这种诱惑,已经是高度自律了。当你住在一间海滨小屋里,睡个回笼觉不算什么太挑战的事情。现在他已经彻底(如果说还带着点怒意也算的话)清醒了,他穿过他的办公室,如果发发善心那种四处都覆盖着碎片残渣的地方也能称得上办公室的话。他用便鞋尖踢了踢面无表情的砖块,抬眼看向了破碎的窗户,心不在焉地听着熟悉的尖似小提琴的声音从隔壁办公室传来。

 

“哦好啊,知道外交部来这儿撰写报告我们都感觉安全多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还需要我来告诉你们我们确实遇到了敌人,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有人想要除掉我们。光是上个礼拜,我们的重要石油投资商中就有至少五位很不满了,他们没有要求你们调查一下你们的工作情况吗?”

 

女人从隔壁走了出来,走进了Xabi的办公室,脸上还留着一丝轻蔑,他就突然站在了那里,睁大了眼,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侧,一点也不在乎他们身边的一片狼藉。

 

“Xabs,见到你至少完好无缺真是太好了,”她的苏格兰口音在她疲惫或愤怒亦或二者兼有的时候尤为浓重,但在他们共事的过去几个月里,Xabi都极少见到。“英国大使馆显然认为一个官僚主义的好帮手从波哥大来哭一路就是我们此刻需要的……”

 

她停了下来,看向她身后,又转回到Xabi身上,硬币落地时发出了声响。

 

“不把我介绍给Double Oh Sexy还是什么?”

 

他确实照做了,尽管Xabi自己也不确定这个穿西装版本的Steven是谁?并非他在抱怨或是别的什么。这套西装很棒,极为合衬他的眼睛。

 

“所以现在你负责保护总部位于伦敦的非政府组织?”Xabi问,在其他人借口离开后,他们被单独留了下来。

 

他们无所事事地漫步在清晨卡塔赫纳商业区林荫道上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中间。聊着Xabi作为石油监管机构的常驻专家在哥伦比亚的新生活,在发表了海洋沿岸的环境正在遭受破坏的最新报告后,他们今天早上遭受了袭击。他们都假装Steven并非对他过去四个月的每一步行动无所不知。

 

“我更愿意把自己想成一个……我自己国家的文化使节。”Steven做了个鬼脸说。

 

“所以……在世界上那么多因为丰富的石油储量和薄弱的组织机构受到诅咒的国家中,女王陛下把你派到我这儿来啦?”

 

“她有她神秘的工作方法。”

 

Xabi在喉咙深处轻笑了一下,显然并没有想费力把目光从Steven身上移开,他晒成棕色的皮肤,神采奕奕,就是……看上去好极了。

 

“没一样解释得通,对吧?我真的希望有人能解释给我听这是怎么可能呢,跟一个人过了一周,他击中我,绑架我……”Steven做好了准备下一句就该提瀑布的事了,但Xabi无意再次抱怨那部分,“……是半年多前了,但是我还是没法停止每一天都想他?”

 

他们停在一家咖啡馆门前,新煮的咖啡和黏腻的油酥糕点的香气正逸散到人行道上。

 

“你很可能还在用你的下半身思考。”

 

从Xabi脸上的微笑看,他的说法没有错。

 

“嗯……你呢?”

 

“我怎么?”

 

“还想伸进我的短裤里?”

 

“还是欲擒故纵?”

 

“我不知道担任着一份讨人厌的大使馆工作我担不担得起代价。被下调安全级别不是什么太性感的事情啊。”

 

“你每晚能安全回家吗?”

 

“相对安全。大多数晚上。”

 

“你睡觉的时候把SIG 塞在枕头下面吗?”

 

“床头柜上。”

 

当然啦,Xabi想。职业使然,忘了那些好莱坞的桥段吧。

 

“没问题。另外,你还属于皇家海军陆战队是吧?你退役的时候很可能还能保留下军礼服。”

 

“是吧……”Steven点点头,对于话题要跑向哪里,他实在没法装出一脸天真无辜。准确说是不愿意,要是他真心坦诚的话。

 

“绝对没问题,”这曾是Xabi顶着糟糕发型的大学岁月里最困惑的部分,但是现在距离那时的他已经过去很久了,“你想要跟我喝一杯吗?”

 

Steven希望他能憋住笑,真的。只是真的不容易。

 

“当然……我会和你喝一杯。要是吃点什么我也可以,事实上。”

 

Xabi皱起了眉头。

 

“我们能先上床来一发吗?我保证之后我会请你吃午饭,”他用恳求的语调说,并没有注意到从咖啡馆出来穿着套装的女士们经过他们时看向他们的眼神。

 

“退后,女士们,”Steven严肃地警告道,“我先看到他的。”

 

他几乎是被塞进了最近的一辆出租车里。

 

 

————

文里虾皮的EX叫Quiqui可能也是一个吐槽虾皮的梗,Quique Gonzalez是海盗成功安利给虾皮的一位西语歌手。

 

尾声让我觉得很脱力,本来我很想翻这篇是因为想看看不是高冷睿智被动设定的虾皮,然而虾皮好像尺度不大但耻度够大(((真的不知道中文要怎么说……一直在揣摩虾皮你是不是想歪了……还是我想歪了??

我一直觉得结尾还算可爱,就是虾皮邀请包子have a drink应该是有暗示意味的(希望不是我搞错),但是包子装作没有get到??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去喝酒,所以补充说想吃点什么也没问题……所以虾皮就崩了??其实是想起了History Boys。

作者做了一个配文的fanmix:http://wrotefootballficiregretnothing.tumblr.com/post/48213461449

我一开始想到了Two Men in Love这首,但是太肉麻了……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