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虾皮在Antiguoko的甜菜岁月

挖八卦的时候去Antiguoko的官网遛了一圈,发现了一些没见过的照片,还有几张清晰度略高一点的版本。除了虾皮兄弟,还有好多阿塔,伊劳拉和阿杜里斯。加上之前的存货发一发。



证件照

后面如果是温格,那一定是P的……


右下角的阿塔和虾皮,虾皮真的从小拍照就喜欢站边边上,合照不是刻意安排的话,一般虾皮都喜欢站在最右边的角落里,要不就藏在最后排,到现在都是这个习惯。


前排右二的虾皮,左边是阿塔


前排左一虾皮,右一阿塔




这张怎么也找不到大图

但表情有特写,不要管右边那个人


la Concha


前排右二的虾皮和后排右三的哥哥










1995年Gothia Cup哥德堡杯上Antiguoko获得了最后的冠军,虾皮和阿塔都在队里,虾皮还是队长,阿塔是前排右三吧。哥德堡杯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青少年足球赛事。


前排右一虾皮,右三阿塔


1997/1998赛季,从Liga Nacional Juvenil (板鸭18岁以下第二级别的联赛)第一次升入División de Honor(板鸭18岁以下顶级联赛)的阵容,后排球员右四是虾皮,前排从左往右第三是Juan Ugarte第六是阿杜里斯。教练, Óscar Landa。



这张清楚一点,后排门将旁边是虾皮,虾皮旁边是哥哥,最左是阿杜里斯,前排左二伊劳拉


虾皮和哥哥分别在右上角和左下角,还有前排右三伊劳拉


x


青年国王杯半决赛Antiguoko在Berio以4-2战胜皇马,画面远端端穿蓝色球衣传球的是虾皮。1999年6月13日。


青年国王杯半决赛Antiguoko在Berio以4-2战胜皇马。这是正在庆祝哥哥Mikel头球帮助球队取得3-1领先。能看得到背号是4号的是虾皮。这张比较好笑。哥哥应该在靠近边线那一簇里,虾皮也不去找哥哥反正就找身边的队友自己抱团庆祝去了。1999年6月13日。


似乎就是上面传球前的另一个角度

15年的时候Costa Blanca Cup推特账号发了一组图




据下面的评论回忆是1999年决赛Antiguoko以5-1战胜了Lorca

2010年圣诞节的时候虾皮回Tolosa参加活动,把大家都喊回来按照原来的站的样子拍了张照




前排右一是虾皮,后排右二是哥哥

不确定小朋友是虾皮吗,出现的人都不认识(。)是一个赛季末的聚会,每年的背景都是固定的,所以看不出年代来,也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但是从衣着看,感觉是九十年代风情(。)头毛生长方式等等感觉是虾皮……






看了这张索爹我突然觉得你索跟索爹非常之像了,以前一直觉得他像妈妈。


哥哥


前排左二是哥哥吧


其实我是哥哥的颜控,哥哥的五官轮廓和脸型都比虾皮要精致,但是哥哥越来越爱不修边幅的造型,还有蛋疼的发际线……


虾皮就……还是个小肉球

感觉每一张扫下来都点不相信自己眼睛的辨识力了,办法大概有以下几个:厚刘海的小盖儿头,头毛颜色比周围小朋友浅一点;一脸太阳好大睁不开眼我在这里干嘛但还是要笑一笑的愁苦表情,笑不露齿;喜欢歪脑袋,喜欢站边上而且通常是右下角,通常旁边阿塔一笑就是一口亮闪闪白牙,后排可能有哥哥出没。

俱乐部的陈列室里,阿塔和虾皮一左一右



后来阿塔去了巴塞罗那,伊劳拉和阿杜里斯去了隔壁毕尔巴鄂青年队,虾皮在皇社的菜地Antiguoko长着长着最终被皇社摘走了。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