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Líbero:Tres días con Xabi 同Xabi在一起的三天(一)


Tres días con Xabi

Texo Javier Aznar|Fotografías adidas

 

Xabi在一起的三天

文字 Javier Aznar|摄像 adidas


The NewYork Times的记者Mark Leibovich将美国的足球明星Tom Brady描述成“没人知道的最著名的人物”。Xabi Alonso也完美地契合这段描述:谁都知道他是谁,但是很少有人了解他。这是我们在慕尼黑共处三天后可得的结论。

 

星期五

我花了些时间找到Xabi所处的位置。我们身处一座英式花园,也正是慕尼黑中央公园的中央。它的方向指向有些模糊,而我并不具有童子军那种敏锐的方向感,所以莽莽撞撞地就穿过了公园,希望能在某个地方找到那个红胡子的人。慕尼黑的夏日,人们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浴,或者享受着一顿随性的野餐。穿过公园开阔的绿地,我看到有人一丝不挂地躺着裸晒;有人穿着马术服正在骑马;还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躲在遮阳伞下面画着极具莫奈风格的水彩。为之我小小分神了一会。我猜那就是慕尼黑,拥有自己的风格同时,也是一座充满了反差冲突的城市。

 

Xabi从远处向我打招呼。他坐在电影导演用的那种折叠椅上,身边是Nagore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Jon,Ane和Emma。从训练中脱身后,他同孩子们享受着阳光。他穿了一件Mr Porter的牛仔衬衫,米色长裤,赤足穿着Stan Smith。当我坐定时,我观察到他双脚的脚踝一圈都是擦伤、瘀青和鞋钉的划痕。它们看上去就像是最终挣脱了镣铐后留下的痕印。“战争的伤痕。”他笑着对我说,然后告诉我最新的那些伤痕的来历,就仿佛是在教你辨识星座。我说我喜欢你Old School风格的鞋子。很显然Adidas向他赠送过一双私人定制的Stan Smith,鞋舌上有他的名字和头像侧影。但那双鞋被收藏在了家中。“为了私人收藏嘛。我们得保存一些这种东西。它们都是些美好的回忆。”

 


作为Líbero杂志的一员,我也挺恋物的,我请他分享一些收藏中的珍宝:“我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有一天跟我的哥哥Mikel一起爬上了祖父的储物间,在成百上千个箱子里寻宝,被我父亲职业生涯中交换过的球衣惊呆了。有三件特别珍贵的:济科(Zico)的巴西队球衣,马拉多纳(Maradona)的还有舒斯特尔(Schuster)的。然后我职业生涯中也一直在收藏不少好东西。我的最爱?齐达内(Zidane)的皇马球衣,毛罗·席尔瓦(Mauro Silva)的拉科球衣,阿兰·希勒(Alan Shearer)的,还有罗伊·基恩(Roy Keane)为曼联出场的最后一件球衣(他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在安菲尔德踢的)。还有些很不错的像是皮尔洛(Pirlo),劳尔(Raul),维埃拉(Vieira),费拉拉(Ferrara),内德维德(Nedvêd),西多夫(Seedorf)……大多数是我前一辈的球员。现在的我也有很多,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球员,你只要往场上瞥上一眼,就会生出那种你在学校的操场上注视那些高年级的人时会有的钦佩之情。”

 

很快我们接着谈到了欧冠联赛,Xabi的心情很不错。他喜欢这些比赛,喜欢在欧洲不同国家那些富含历史的球场里比赛。每当他要去一个极具氛围的球场里比赛时,他总是喜欢诉说那里有多棒。在他最喜欢的场地中,他回想起一场西班牙队以1-0在圣丹尼斯(Saint Denis)战胜了法国队的比赛,奏国歌时喇叭中一直播放着马赛曲(Marsellesa)。“我想我都起鸡皮疙瘩了。如果你喜欢《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你也一定会在那一刻动情的。类似的事件我在格拉斯哥的汉普顿公园球场(Hampden Park, Glasgow)也体验过,整个场馆都在高唱着《苏格兰之花(Flower of Scotland)》。令人印象深刻。我记得我们2-3赢得了比赛。贝西克塔斯(Besiktas)主场的声浪也令人难忘。还有些本身已是圣殿:阿兹特克(Estadio Azteca),安菲尔德(Anfield),伯纳坞(Bernabéu),安联(Allianz)。”作为球迷你的最爱?毫无疑问:“阿托查(Atocha)”。


阿托查(Atocha),巴斯克语中为Atotxa,Atotxa estadioa曾是皇家社会长达80年的主场,于1993年关闭。

详情:http://www.stadiumguide.com/atotxa/

Wiki:https://en.wikipedia.org/wiki/Atotxa_Stadium(英语)

https://eu.wikipedia.org/wiki/Atotxako_futbol_zelaia(巴斯克语)


我们决定去Königin 43喝杯咖啡,公园出口处一个很棒的露天咖啡馆,提供卷饼,三明治,煎饼和五颜六色的果汁。在我们支起太阳伞的时候,Ane被椅子上的横杠夹痛了手指,一下子大哭起来,Xabi把她抱到怀里安抚她;Jon追着左右来的球;还有小Emma跑来跑去,会被周围几乎所有的东西绊倒。我感觉被孩子们包围了。

 

这还只是三个。“这简直比少一人踢巴萨还要糟糕。”Xabi笑着告诉我。他拿着包试图让Nagore身边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坐坐好。

 

The NewYork Times的记者Mark Leibovich将美国的足球明星Tom Brady描述成“没人知道的最著名的人物”。Xabi Alonso也完美地契合这段描述:谁都知道他是谁,但是很少有人了解他。一些人说他冷淡。另一些则认为是羞涩。或许是因为他说话和踢球的风格相似。他知道因为炫技而在中场丢球是多么严重的事。不要留以口舌上新闻头条,开口前三思,能用两个词就别用三个。不要不断地卷入纠纷中。他不喜欢用华丽的辞藻来解释他的言行;他不是参与其中,就是置身事外。他不喜欢明确表达他的真实意图,甚至有时候显得晦涩难懂;他善于观察并且小心谨慎。“人们总是戴着放大镜看我们球员。只会说显而易见事实的人,是个蠢货;想什么说什么的人,自负又愚蠢。如何掌握好这个度是件难事,但这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

 

Xabi在伤病方面算称得上幸运,至少人们会这么觉得,但这并不完全是事实。2013年他深受腹股沟的困扰。“我头脑里闪过了退役的可能。这是个很痛苦的过程却少见好转,在某个时刻退出对我而言就不算是很疯狂的想法了。这是不见好转时会产生的想法。因为与其继续恶化,还是最好停下来。我并没有好起来。这是一种非常令人沮丧的伤病。非常麻烦,非常痛苦。它终结了很多球员的运动生涯。我下床或是咳嗽都会疼。这就是为什么我当时将与皇马续约一事搁置一边。我不知道将来会怎样。这是一段很令人沮丧的康复期。就在我感觉好一些了的时候,我又伤了趾骨。那是些很艰难的时光。但是我以比我预计更好的状态回归了,我们踢得相当不错,并且最终赢下了第十冠。”



第十冠。如果说条条大路通罗马,那么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与Xabi Alonso的谈话都会通向里斯本。“在巴尔德贝巴斯的训练的每一天,你都会看见一张一张球员举起冠军杯照片。皇马是欧冠冠军。你从第一刻就会意识到。如果你想要成为俱乐部历史的一部分,如果你想要被铭记,你就得赢得欧冠冠军。如果没有赢得第十冠我将不会原谅我自己。”

 

我问了他是怎么度过在安联领了黄牌后与决赛无缘的那一分钟的。“慕尼黑就是我的最后一站了。我当时非常沮丧,直到[巴斯蒂(Basi)]施魏因斯泰格(Schweinsteiger)赛后前来安慰我,而这场比赛被淘汰的其实是他们。但我很快恢复了过来,我意识到这意味着在阔别多年后我将随皇马重返欧冠决赛。可能皇马为此付出太多,但我们不能就这样让决赛机会与我们失之交臂。我不后悔。有些比赛是赢得冠军的关键之役,比如同意大利在欧洲杯的比赛,或者在南非世界杯对阵智利的比赛。有些比赛虽然不是决赛,但同样可以让你更强大。我记得第二天我们休假,我和Nagore去一家日本餐厅吃饭庆祝。我觉得飘飘然,像在云端。那是我生命中少有的卸下压力的时刻。后来另外两位朋友也加入了。我们一直呆在那儿聊天直到字面意义上的被赶了出去,因为到晚餐时间了。虽然不能参加决赛了,但那几天的回忆绝不是悲伤或是苦涩,而是完全相反的一种感觉。

 

到十一月Xabi就要34岁了。他已经随两支不同的队伍赢得了欧冠,一个世界冠军,两个欧洲冠军。职业生涯成功几乎挑不出遗憾。几乎。“我未竟的事业之一就是随利物浦赢得英超冠军。在英格兰赢得这一冠军是与赢得欧冠冠军同等的体验。我很想要赢得它。因为我们有赢得它的条件。我们是很棒的队伍,有能力击败任何人,就如我们在‘伊斯坦布尔奇迹’中击败最好的米兰所展现的那样。另一件刺痛我的就是没能在2003/2004赛季随皇家社会赢下联赛冠军,有一段时间我们胜券在握,但还是失去了它。在充实我的履历表上,还有世俱杯,这是我独缺的冠军了。”

 

他本也乐意在意大利踢球并住上一个赛季。他转着咖啡杯对我说:“我当时就处在要与尤文图斯签约的边缘了。但是要更准确详细地说,那是在2008/2009赛季。这还挺有趣的,因为事实是,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还一直是个尤文图斯的支持者。这是个很好玩的故事:我小时候随学校旅行去意大利玩。大概是十岁、十一岁的样子。在那里,我用我父母给我的仅有的那一点要支撑我整趟旅途的钱买了当时在都灵(Torino)的马丁·巴斯克斯(Martín Vázquez)的球衣。那对我来说就是把全部的钱投资进去了。牺牲了零食和可乐的[笑]。但是我真的很喜欢那件印有深红色公牛队徽的球衣,也很喜欢巴斯克斯踢球的风格。另外,成为第一批在意大利联赛踢球的西班牙球员也有很了不起的意义,那在当时是最顶级的联赛。问题是当我回到家后不久,还为我那件崭新的球衣兴奋不已时,我发现了都灵把巴斯克斯卖到马赛(Olympique Marseille)去了。他们都伤害了我!这对我打击很大。我的球衣完全失去了价值。从那一刻起,出于仇恨,我成为了一名尤文蒂尼,都灵历史上最大的敌家,我将此视作侮辱和背弃。小孩子气的事情嘛,但不管怎么说,这种东西就是跟随了你好多年。”


Rafael Martín Vázquez

Wiki:https://en.wikipedia.org/wiki/Rafael_Mart%C3%ADn_V%C3%A1zquez


球员总是引人注目的。他们在电视上看起来总要比实际上高大些。当Xabi开始谈论他的童年时,他突然看起来非常青涩。我注意到他的手机壁纸是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的一幅画《站在窗前的女孩(Muchachaen la ventana)》,于是询问了来由。“我们家里有一幅复制品,当我还很小的时候,我信了很多年画中那位背对着我们看向窗外的女士就是我妈妈在我们圣塞巴斯蒂安的家中。我以为那就是她的画像。有一天在课堂上,是一本艺术书还是历史书上,我看到了那幅画,我被惊吓到了。我妈妈在书上干嘛呢?当我发现了真相,也就是说我们家并没有达利的真迹,我还有点小失望。但是现在无论何时我看到这幅画,就会想起我妈妈。我想要这样记着她,仿佛那就是她。”

Muchachaen la ventana,Salvador Dalí

Source: http://www.ss.net.tw/page.asp?id=Dali008

     

晚上,我们在Theresa用了晚餐,一家装修精致的餐馆,他们说这里能吃到慕尼黑最好的肉食。我们谈论了电视剧,书(他在一周内狼吞虎咽地啃完了《Big Time: the great life of Perico Vidal》),还有马德里的最新烹调式样。跟球员一起进餐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们会把薯条留给你。 

Big Time: the great life of Perico Vidal

Perico Vidal,电影人,曾参与《夏日惊魂(Suddenly,Last Summer)》《阿拉伯的劳伦斯( Lawrence of Arabia)》《日瓦戈医生(Doctor Zhivago)》等

亚马逊上简介:http://www.amazon.com/Big-Time-Perico-Spanish-Edition/dp/8416213038


TBC

Note:西班牙足球杂志Líbero2015年秋季刊的采访,上次根据英文资料翻过一点,这次找到了杂志全文,因为版权的问题,杂志只限于APP内阅读,且不支持文字提取,也无法展示图片内容,其实也就两张图,所以我就抠了文字部分。官网可购纸质版,西班牙境外运费较贵;Apple Store可搜索Líbero,App内可购电子版。

评论
热度(47)
  1. BeatrijsTime Tricker 转载了此文字
  2. SGXA发呆的云朵dead time loss 转载了此文字
  3. AdamKaydead time loss 转载了此文字
    dead time loss
  4. Time Trickerdead time loss 转载了此文字
    I'm just crying here and do not even know why
  5. 娜塔莉亚dead time loss 转载了此文字
    译者太用心了,你索何德何能能有你这种迷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