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桶洗脚水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两个及以上隆包粉交流是一场史诗级灾难大片
一个很雷的人
说话不算数

dead time loss

© dead time loss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Ring of Fire节选 Xabi Alonso, Maestro(二)

Alonso的父亲Periko在1980年代初与圣塞瓦斯蒂安的皇家社会连夺两届西甲冠军,随后他们搬去了巴塞罗那,在那里,他和Diego Maradona和Bernd Schuster一起踢球,在1985年再获一座西甲冠军。思及巴斯克地区承受的艰难岁月,很难解释对于皇家社会的支持者而言,在结束弗朗哥时期的统治后如此迅速地赢得西甲冠军意味着什么。


在圣塞瓦斯蒂安铺着鹅卵石路面的老街区,很多酒馆里都挂着一幅黑白照片,展现的是Jesús Zamora,Periko留着八字胡的中场搭档在1981年客场对阵希洪竞技进球的那一刻。这个进球为皇家社会赢得皇马球员本以为属于他们的冠军锁定了必须的积分。当他们庆祝着对巴拉多利德取得的3-1客场胜利时,听到了广播里传来半路杀出了个Zamora。就在一年前,在相似的境况下,皇家社会以一路不败的战绩占据榜首,却出乎意料地输给了塞维利亚,将冠军头衔拱手出让给了来自首都的劲敌。


Alonso生命最初的六年是在巴塞罗那度过的,但随着Periko将全家搬回了圣塞瓦斯蒂安,他立刻就开始在城市的贝壳湾海滩上踢球了。尽管坎塔布里亚海清澈的海水围绕着宽阔的金色沙滩,背后错落有致地坐落着迷人的新艺术主义建筑,在这样的环境里踢球显然是个挑战。


“我学会了很快适应环境。如果海水涨得太高,是不可能踢球的,你不得不等到下个周末,”Alonso解释道,享受着沉浸在回忆里,“这意味着在七点醒来,赶在潮水涨上海滩前,竖起球门,画好球场的各种线。小球员来干这个是传统。它让你更懂得欣赏珍惜足球比赛,因为你从不能将它视作理所应当的。如果我们踢不成比赛,我一整个周末都能气乎乎的。


“不能在超级完美的球场上踢球也帮助我磨练了技能。我学会去适应。足球不总会按照你想要的路线跑动,所以你要时刻保持警觉。如果你胆敢冒险将目光从足球上移开,你会看起来很蠢的。没有哪个小孩会想要自己看上去很蠢。


“Mikel Arteta也参加这些比赛。我们住在一个社区里,但去了不同的学校。当队伍选人的时候,我们会被分别挑到对立的两边,我猜是因为其他人觉得我们是才华最出众的球员。”


Alonso记不起看父亲踢球的情景,尽管有着职业球员的背景,Periko并没有试图给他的儿子们灌输知识或是施加压力,包括Mikel Alonso,在经历了英格兰博尔顿流浪者和查尔顿竞技不太成功的一段时光后,也成为了皇家社会的一名职业球员。


“我记得在英格兰读到过父母过多干涉,总是在大喊大叫,一直在告诉他们的孩子要做什么;似乎这种毛病是英国独有的。让我告诉你吧,在西班牙也是一样的。这就是家长,他们有太多强烈的喜好。他们试图把这种强烈的喜好传递给他们的孩子。这无关你来自哪里。我在德国这里看到的也是一样。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更广泛的大社会的一部分。


“我父亲让我去学习去做自己的事情。当然他总是试着支持我。但他从来不试图逼迫我,‘你要做这个,你要做那个’。他会给我建议,但都是很和气的。我只看过他踢球的录像。跟我一样,他是一名防守型中场。他的身体很强壮,可以跟强大的对手对抗。他也知道怎么传球跑位到适当的位置。”


Alonso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在很小的时候就亲眼目睹职业球员是怎么工作的。从球员退役后,Periko开始了执教生涯,首先是从Tolosa开始。


“我是个很幸运的男孩。当我五六岁的时候,我就在星期六的早上跟着父亲去训练场。一队会在一片场地上训练,我就在隔壁的场地和我哥哥冲着守门员射门,给他们热身。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对守门员好不好都有一个印象。只有在这些时刻,你才会意识到他们的水平有多高。他们的职业水准凸现出来。他们身体健壮,反应敏捷。跟我相比,他们就是庞然大物。通过这些经历,你开始认识到要打败他们你需要变得多么出色。我确实成功了几次。


当你还很年轻的时候,你的头脑很容易接受你看到的东西,”Alonso继续说道,“我父亲是一名职业球员,所以目睹一名职业球员在职业环境中怎么做,对我来说是很平常的。他不需要告诉我任何事情,因为我自己会看。他做过球员,后来也做过教练。我会听见他告诉别的球员,不是完成一次首秀就好。是要十年如一日保持顶尖的水平。只有那样,你才是一名真正的职业球员。那些话常常在我脑海中回响。如果你此刻不在最高的水准,不管你过去有过怎样的成就,立刻就有人过来把你挤出队伍。”


Alonso最喜欢的球员在场上的位置和他自己后来踢的一样。皇马的阿根廷人Fernando Redondo,巴塞罗那的Pep Guardiola,还有皇家社会的葡萄牙中场双子星Carlos Xavier和Oceano。他自己的梦想则是起步和结束在他的家乡俱乐部,尽管他直到17岁才加入他们。


“我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名球员,”他说,“我过着普通的生活直到我16岁。正常地去上学,正常地长大。人们现在都谈论着当你还是一名年轻的球员时能让你分心的东西。我很幸运,在我作为一个年轻人成长的过程中,没有什受到什么干扰,因为足球有时能占据吞噬一切。从长远来看,我想这对我树立人生观是有帮助的。或许这比现在英格兰那样五六岁就进入青训更有利于均衡发展。我能够享受体验其他的事物,同时也保持对足球纯粹的热爱。”


其他俱乐部也曾邀请他加入他们的青训。在16岁的时候,他拒绝了与毕尔巴鄂竞技签约的机会。


“他们在每个年龄组都有两支队伍,在16岁以下组,他们想要我为二队踢球。毕尔巴鄂离我家有一小时巴士的距离。我说:‘不了,我还是更喜欢待在家,在Antiguoko踢球。’我的父亲了解足球。他也不直接干涉太多。但是他会在背后悄悄提点我。‘不要试图太冒进。’他一直都这么告诉我。


“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已经在皇家社会完成了为一线队出场的首秀。一切都发生得如此之快。第二年,我租借去了埃瓦尔,然后又回来了。John Toshack帮助我成为了一名重要的球员。我没有时间去想,要是这样怎么办?要是那样怎么办?我的足球生涯就这样开启了。一直以来都没有对未来充满疑惑的焦虑,这一点帮助了我。”


Toshack 想不起来在他以往待过的俱乐部有任何一个青年队的球员能拥有这样大的影响力。“当他在场上的时候,每个人都似乎踢得更好了。”Toshack说,此前Alonso告诉他的主教练他“不害怕承担责任”,这一刻也让他被授予了在改变球队境况避免降级的最后一搏中的球场指挥权[注1]。当2001年1月,Toshack做出这个决定时,皇家社会在联赛排名垫底,而当赛季结束时,他们避免了降级。Toshack注定是一位英雄人物,但没有Alonso在球场上的调度,这也不会发生。“我们知道我们手中有一位特别的球员。”Toshack说。


Alonso展现了他的谦逊,将Toshack,这位前利物浦射手称作“我们这个城市足球的伟大救世主”和唯一一个坚信“在成人世界里就像要对待成人一样对待孩子”的人。到2004年Alonso将要离开寻求新的挑战时,他已经成长为了俱乐部的新领袖。在他前往英格兰前的前两个赛季里,每当他必须替换下场的时候,阿诺埃塔球场的广播系统都会发出相同的播报:“替换下场的是四号,Don Xabi Alonso。”


Alonso曾一度很接近加盟皇马,他将替代David Beckham出任在中场的位置,但皇马对他的速度和运动能力抱有怀疑。


“和皇马的谈判被一拖再拖又拖。令人烦躁。然后利物浦带着非常严肃的兴趣来了。利物浦在几天里就完成了皇马拖了几个月完成的进度。我就像是‘来吧,要不就成要不就算——是时候做决定了。’我决定了,如果利物浦如此想要我,我更愿意去那里。我将利物浦视作一个很好的机会,一个顶级的俱乐部。”


他描述了他是如何形成了童年时期对英国足球的印象,“从电视机镜头的孔洞里,一错不错地跟着足球跑”。即便距离遥远,他依然能发现和他在西班牙认识的足球的不同之处。


“我能非常清楚地记得1995-96赛季的英超联赛。在西班牙,他们开始转播英超和意甲。在那之前,我只看过西班牙足球。英国足球?它吸引住了我。它很不一样,因为这种氛围。有时候很难听到解说的声音,因为球场里的声浪太响了。我喜欢看Paul Ince,Gary McAllister,Roy Keane还有Peter Beardsley。他们都很相似:侵略性。你可能不会觉得Peter Beardsley很有侵略性,因为他很有创造力。但是在创造机会这一点上,他很有侵略性:他的传球坚定自信。还有比赛的激烈程度——哇——没有停歇,没有间断。我喜欢那种足球。它在我头脑中是很新鲜的。Shearer去了纽卡斯尔。利物浦的球员穿着白西装出席足总杯决赛——他们还挺有勇气的不是?[注2]”


注1:原文用的是captaincy,就是队长身份,就算说领袖好像也有点夸张,应该是一直以来的误传,你腿的意思是托沙克很信任他,给他权利按自己的想法去踢球,并不是说真的任命队长。

注2:你腿好像很喜欢辣哥在足总杯决赛的白西装这个梗……也是足总杯,采访你腿有什么感想,你腿说,很期待决赛,因为足总杯很特别,俱乐部还给我们量身定做了西装,就是普通的经典款,不是白色的……太毒舌了……


TBC

评论(2)
热度(8)